她不担心有人盯上玄霁门,只想知道玄霁门是挡了隐市那两个老门派的路,还是碍着他们的眼了,让他们如此算计。

    “穆家,韩家,尹家,万俟家从未曾接到过隐市的修士大会请帖。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低沉嗓音,透过手机传到顾锦耳中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她脸色明显变了。

    顾锦神情变得意味深长,唇角勾起一抹冷意。

    京城四大家族没有接过隐市的修士大会帖子,表明他们不想跟这四家族对上。

    玄霁门虽说跟其中三家族有些牵扯,而她作为门主,在这京城却没有任何靠山与底蕴,在外人眼里是可以被人轻易拿捏的。

    即使万俟家与余家皆效命于她,但这事没有人知晓。

    顾锦冷笑一声:“看来他们这是挑软柿子捏了。”

    她自认为没有得罪过什么人,当然皇室韩家除外,她手底下的几个徒弟徒孙也非常乖巧,没有给她惹过麻烦。

    怎么就被隐市门派惦记上了呢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很是担忧,向来稳重的他,声音都不禁带着一抹急色:“师傅,您还是早作打算,隐市的两个老门派中,金丹期修为修士不少,就算是京城四家族联手都不一定有胜算。”

    “金丹期吗?”顾锦垂眸,望着趴在脚下的多多,眼底一片肃穆。

    这还是她第一次听闻,京城有金丹期的修士,且人数还不少。

    她现在的修为在筑基巅峰,随时可突破金丹期,若是在空间突破事半功倍,且直闯金丹中期修为。

    只是冬日里,人难免犯懒,安明霁又不在身边,日子过得颓废,她也没有想着突破。

    看来,有时间她要收起浑身的懒惰,对修为一事伤心了,还要多加了解京城的各方势力。

    若是京城四大家族都不敢轻易与之抗衡,那其中的危险程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顾锦安抚了徒弟几句,撂下电话,在安静的厅内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其实她并不是懒惰之人,只是生活太过安逸,让她没有什么心思往前冲。

    若是有了强劲之敌,威胁到她跟安明霁,她也是个遇强则强的主。

    今日收到的隐市修士大会请帖,难得激起她心底的怒意。

    被人当成软柿子捏,这事怎么看都是让人不舒服啊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。

    顾锦吃了卡西女士做的丰盛晚餐,没有如往常一样带多多去散步,回了房间,闪身进了空间。

    距离修士大会还有一个多月,她的修为也该往前跨一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意国。

    “家主,家主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接一声,在安明霁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耳边的声音很是恭敬,夹杂着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安明霁睁开双眼,从沙发上快速坐起,他眸子中透着清醒理智,丝毫不像是刚醒的模样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艾伦,隐隐能看出家主眼底的不悦,以及逐渐低沉的面容。

    他弯身行礼,小心道:“家主,宴会要开始了,咱们过去吗?”

    他知道最近家主被家族内那帮人烦透了,可又不得跟他们周旋。

    回国这几个月来,家主就没有一日闲下来的。

    生意上更是频频被人使绊子,背后人是谁他们都心知肚明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