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博昌见此,眼底闪过一抹幽光。

    他凑近甄玲玲耳边,压低声温柔问道:“夫人,在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如此温柔如水嗓音,听在甄玲玲耳中身体不停在颤抖,眼底露出恐惧光芒。

    将她神态看在眼中,刘博昌唇角勾起一抹兴奋笑意。

    若是从前,他喜欢很喜欢外面的花花草草,那些人的不驯与在金钱面前的低头,给他带来别样的快意。

    而如今,在调-教甄玲玲后,看她从高高在上,目中无人的娇小姐变成一条,只能仰仗他的指令存活的狗。

    这种不同于往日外面莺莺燕燕的激昂,让他简直食之入髓。

    肩上的手在轻轻划动着,甄玲玲面色闪过不甘,狰狞,与受辱的难堪。

    她声音却顺从地低不可闻:“没看什么。”

    声音小得若不是刘博昌挨的近,几乎听不到。

    就是这副模样,让他这段时间舍弃了外面很多美人,唯独享受调-教她一人的快乐之中。

    刘博昌揽着她的肩膀,嗓音温柔怜惜道:“既然没事,我们也回家吧,家里买来了不少新玩意,我们回家试试。”

    声音难言激动与期待。

    甄玲玲甚至还察觉到对方揽着她腰身的手,在微微地颤抖。

    她清楚,这是对方在激动。

    想到回家要面对的一切,跪在地上如狗一般,被人肆意欺辱,甄玲玲眸中露出抵抗与恐惧。

    可惜没有人能救她。

    父母明明知道她的遭遇,却一味的让她顺从,让她忍耐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她才认清楚自身地位。

    原来在利益面前,就算是疼爱她的父母,也可以是一把利刃。

    刀刀见血,让她深陷地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遇到甄家众人,并没有给顾锦,顾德浩等人带来太大影响。

    一家四口吃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,时不时地笑着交谈。

    说到顾家宇的学业时,不知道怎么话题转到顾锦的身上。

    叶梅笑着问她:“小锦,你也不小了,若是在咱们村里,你这年纪孩子都该抱上了,有没有正在交的朋友?”

    顾锦将口中的菜咽下,抬头见顾德浩,叶梅,顾家宇的视线放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隐隐还能看出他们眼底的期待。

    脑海中,安明霁眉目如画精致容貌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她摆了摆手:“我现在还没有考虑这方面,妈你就别操心我了,若是缘分到了,自然是挡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叶梅神色严肃起来,显然不认同她这番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话可不是这么说的,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,再过两年可就成老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对上养母肃穆神色,顾锦感觉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她这是赶上被催婚了?

    迎上三双视线,顾锦一时难以开口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对结婚没有太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上一世的遭遇,让她对婚姻没有期待,甚至心有抵触。

    这一世,最初的时候,她也是如此心态。

    不过在跟小安之间,有了些难以理清的复杂情感后,她更是不会考虑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虽说她才二十二,按照青山村的成婚年龄,的确晚了些。

    但,在这偌大的京城,二十五六不成婚的人也比比皆是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