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东.博林这番安抚话,听起来着实有些轻率。

    但他的语气非常坚定,是因他了解一些内情,清楚裘强海心底的人,对他也是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裘强海身为他的病人,很多事他都需要与对方身边人交流,而对方的特助先生,就是他接触最多的人。

    病人面对心爱之人,内心的不安惶恐,让他有太多顾忌。

    安东.博林手中的笔停下,抬头,面对无动于衷的裘强海,内心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觉得自己现在不是医生,而是牵线搭桥的红娘。

    身为为医生,还要负责操心病人的感情问题。

    裘强海没有把他的话听在耳中。

    他已经陷入了自己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身处死角,无路可走,只能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更进一步交流?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还记得上一次,在《为女则刚》庆功宴结束后,他去接敏敏,对她只是微微坦露他的情感,那丫头竟然给他消失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那些日子他一直陷入狂躁不安中,没有人知道那种天塌了,一无所有,走投无路,面临崩溃的狂躁感觉。

    对敏敏,他不敢赌。

    也不敢想象,若是敏敏真的离开他,他会做出怎样无可挽救的事来。

    安东.博林看得出病人拒绝与他交谈,对方这几次的病情,也隐隐有失控的趋向。

    他知道接下来再找不到新的突破口,怕是要与病人放在心上的人见一面。

    裘强海的病情严重,再拖下去,他也是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抑郁性神经症,狂躁症,这两种病情都非常麻烦,并不是短时间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安东.博林知道这一次看诊? 不会再有其他进展,站起身整理衣服。

    顺手从衣服内掏出两瓶药,缓缓放到裘强海面前的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新药? 裘先生可以试一试? 我先走了? 期待与您的下一次见面,会有所好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修士大会不足一个月。

    为了更加了解隐市老门派,顾锦今天将徒弟都召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地点就定在夜天堂。

    夜天堂属于顾锦跟裘强海两个人的资产。

    这里的一切琐事? 全权交给了裘强海的得力手下? 李青峰。

    李青峰知道老板要来,早早就站在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看到顾锦开车停下门口,不等人下车? 立即带着身后一模样出色的男侍迎上去。

    顾锦打开车门? 看到车外的老熟人? 脸上露出温和笑意。

    李青峰脸上堆满灿烂笑容:“顾小姐? 您来了? 车钥匙给我吧? 让下面人把车开走,我先带您上楼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青峰接过钥匙,将其递给身后的男侍。

    听闻顾锦这话,脸上立即露出受宠若惊神色,他快速摇头:“不麻烦不麻烦? 能为您服务这是我们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顾锦笑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李青峰:“顾小姐可是有阵子没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天冷? 懒得出屋。”

    两人快步走入夜天堂大堂? 直奔电梯? 前往十六楼。

    将人送到十六楼的房间,李青峰就下去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还要迎接顾锦招待的几位贵客。

    夜天堂的十六楼是不对外开放的? 这里是裘强海,顾锦的私人地盘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