属于顾锦的套房,里面装修尽显奢华,金碧辉煌欧式风格满满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人们追求的就是这个风格。

    屋内的装修材料都是天然的,空气中还蔓延着一股淡淡的酒香。

    一百多平的厅内,左手边是吧台,后面一排排酒柜,上面摆满价值连城的各种酒。

    屋内的色调以暗为主,即使暗色调也尽显它的豪华气派。

    私人空间自然更注重它的舒适性,室内背景墙采用了顶级的皮质材料,以流线型实木镶边,镶嵌在整个墙面,在背景在灯光的照射下,更显霸气与贵气。

    站在这里,让人有一种超越感,尽显身份和显赫的社会地位。

    顾锦坐在沙发上,放松自身,一副慵懒神态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等多长时间,三徒弟万俟敬仪,跟安明霁的大徒弟万俟鹤阳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师傅——”

    “师伯——”

    这声师伯,是万俟鹤阳喊的。

    他清楚自家师傅的心思,不过眼下门主还没有跟师傅在一起,按照辈分他理应喊顾锦一声师伯。

    顾锦对两人笑了笑,一双漂亮的眸子上下打量着他们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无疑是京城众多子弟中,最卓越出众的。

    他惊才绝艳,俊美非凡,成熟稳重有魅力,骨子里也是个嫉恶如仇的人。

    否则当年,万俟家族也不会对皇室心灰意冷,转身倾尽一族之力效忠于她。

    虽说做主的是万俟家主与背后的万俟仙姑,身为万俟家族下一任继承人,万俟敬仪肯定是参与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,三徒弟的所作所为,顾锦也都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他不是个良善之人,对仇敌憎恨,对自己人付诸真心,真诚相待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,安明霁大徒弟。

    对方年纪比她还大两三岁,顾锦初见对方的时候,他满身桀骜不驯,浑身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他容颜出色,继承了万俟家族的特有容貌。

    自从安明霁收万俟鹤阳为徒后,他变得沉默不少,跟他哥一样沉稳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跟随家族从,政,早早盯上了房地产。

    在学校他主攻经济学,有经商头脑,跟姜汉义是一类人。

    左岸水榭就是他手中的产业,那里住着的人,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。

    京城的许多富人区域房产,大多都是他手底下的产业。

    凭借万俟家族的力量,他现在成为京城年纪最小,却最有话语权的地产商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,万俟鹤阳站在顾锦不远处,面对她的打量也面色不变。

    可随着时间过去,顾锦不出声也没有什么动作,在众人面前向来游刃有余的万俟敬仪,有些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师傅老人的目光无波无动,就这么静静看着你,就算是内心不虚的人,长时间也挺不住。

    万俟大少率先打破安静:“师傅,您这么打量着我们兄弟二人,让人心里有点慌啊。”

    随着对方出声,顾锦双眼涌上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她对两人抬了抬下巴:“只是发现你们两个兄弟脸长得还不错,一时间多看了会儿,坐吧,他们还要等会儿才到。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跟万俟鹤阳并没有因为她这番话被安抚到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