苗家仪双目瞪圆,嘴巴张大: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唯一还算镇定的人,要数安明霁的大徒弟万俟鹤阳。

    对方除了最初的诧异,面色很快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不过他注视顾锦的双眼中,闪烁着璀璨光芒,满是崇拜。

    顾锦脸上神色毫无波动,并不为此骄傲。

    阴月宗,罗刹门的金丹修士近二十个,她若是以一对二十,实力上肯定是拼不过的。

    隐市老门派修炼的下作手段,不禁让她陷入沉默,手指轻轻敲打膝上。

    屋内陷入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他们都激动于顾锦比他们年纪还要小,竟然有如此高的修为。

    若是让外界知道,怕是要引起轩然大-波。

    同样他们也庆幸能成为玄霁门的弟子,日后玄霁门能走到的高度,将是无可限量,而他们也会跟着沾光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:“若是师傅的修为达到金丹期中后期,修士大会比武就不需要担心了,除了阴月宗的元婴高手,不会有人是师傅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就这么信任我?”顾锦似笑非笑盯着三徒弟。

    后者眉目含笑:“阴月宗,罗刹门金丹修士都是以他人修为堆积上去,其实力跟师傅一步一步巩固的修为自然是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对,那些人一定不会是师傅的对手。“余硕诚恳认同。

    面对徒弟们的信任,顾锦脸色缓和不少。

    姜汉义突然起身,这个斯文彬彬有礼的男人,走到顾锦面前,单膝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现在是筑基巅峰,只需要一个契机就可以突破金丹,师傅可否助我一臂之力?我希望在修身师大会上能与师傅共进退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深思很久的事。

    顾锦眼底眸光微亮,手中精神力不受控制探出,朝跪在眼前的二徒弟身上袭去。

    这一探寻,她眼底的亮光越加璀璨。

    “你修为增长的竟然如此快!”

    就算是顾锦,都忍不住诧异。

    姜汉义本身是个普通人,是她机缘巧合下救下对方,又将其带入空间洗经伐骨后,不得不收对方为徒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竟是三个徒弟中,修为增长最快的一个。

    听到顾锦诧异与隐晦夸奖,姜汉义垂眸,脸上露出一抹羞涩笑意。

    收回探测的精神力,顾锦起身把他从地上扶起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修为不稳固,当年你洗经伐骨后才得以修炼,又用了一些丹药提升修为,再稳固个一年半载突破金丹会更稳妥……”

    姜汉义猛地抬头,打断她的话:“师傅,我想近期就能突破!”

    这一次修士大会他们面对众多金丹修士,他希望自己能做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若不是顾锦,他这条命早就没了。

    谁也不会知道修士大会会发生什么,他隐隐觉得会出事。

    顾锦搀扶他胳膊的手微顿,双眼复杂地盯着眼前,这个比她高了半个头的男人。

    半晌,她问:“你真想好了?”

    姜汉义用力点头,眼底神色坚定:“想好了!”

    “好,那今晚你随我去玉华山,突破金丹会引来雷劫,其过程危险也不小,我会随你师兄师弟一同前往为你护法。”

    顾锦没有再执意拒绝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