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汉义的暗自得意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放眼满京城,跟他们这么大岁数的年轻子弟,别说是金丹期修为,就是筑基修为的人也是数得过来的。

    突破筑基修为已经不易了,而突破金丹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托了顾锦的福,有稀有灵丹与珍贵修炼秘籍,才得以走到今天。

    从金丹期再想要达到元婴修为可就是难如登天了,没个几十年修炼就别想的高境界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史上最年轻元婴修为,书中记载有一位,是个年过半百的男人。

    如此成就,已是惊才绝艳般的天才,可惜对方在战争时刻为了报效国家陨落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高境界的元婴修为大能,大家没有想那么远。

    眼下突破金丹对他们来说都是极具危险的,突破金丹的危险一着不慎,轻则走火入魔,重则满身修为尽废。

    “恭喜师叔!”韩希元走到余硕的身边,笑眯眯的对姜汉义恭贺。

    “恭喜!”万俟敬仪拍了拍姜汉义的肩,由衷的替他开心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,苗家仪也恭贺他今晚突破金丹。

    姜汉义唇角噙着矜持笑意:“成不成还不一定呢,今晚就麻烦大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师傅在,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!”余硕以拳锤向姜汉义的肩。

    他内心对顾锦是十分信任的,好像打从拜她为师后,心底就有一种天然的信服。

    好像在这世上,师傅就是无所不能的。

    只要是她想要做的事,就没有不成功的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姜汉义内心并不安定,还夹杂着些许的紧张与淡淡激动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喝两杯壮壮胆。”

    余硕揽着他的肩膀,前往吧台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跟上他们的脚步。

    六个容颜出众,气质非凡,各有特色的男人坐在吧台前。

    余硕将倒了酒的酒杯,递到姜汉义眼前,随手捞起桌上的另一杯酒。

    “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,师傅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,这一杯敬你,祝你提前结金丹!”

    姜汉义接过他手中的酒,脸上露出淡淡笑意,斜了他一眼:“若是失败了,你负责?”

    “负责个屁!”余硕嗤笑一声:“老子可是已成婚生子,你可别想打我的主意!”

    “我师娘貌美如花,师叔你休要破坏他人家庭。”韩希元也一副誓死围护师傅贞洁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得!这还有人护上了。”

    姜汉义眉目一挑,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这对师傅。

    余硕很满意,难得给韩希元一个温和笑脸:“臭小子!总算没白疼你!”

    “都是师傅教导有方!”韩希元顺着杆子往上爬:“师傅,您看我这周的功课能不能稍减一些,我都好久没出去玩了。”

    余硕笑了:“合着在这等我呢。”

    韩希元在修炼方面不算是特别有天分,为了提升他的修为,余硕对他可谓是极限教导。

    最近没少压榨他,韩希元的瞬间排得满满的,除了吃喝睡,其他时间都在修炼。

    这几天,眼看着他就要坚持不下去了,没想到会这时候提起此事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韩希元双眼期待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