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硕脸上笑容灿烂,无情拒绝:“不行!”

    韩希元秒变苦瓜脸。

    好半晌,委屈控诉道:“师傅!你无情冷酷残忍!!!”

    他真的快受够了每日不停的修炼,现在的他都快变成和尚了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他推了多少小伙伴的聚会,让他泡妹子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余硕脸上笑意不减:“我决定,明天的课程加倍。”

    韩希元张了张嘴,想要开口反驳。

    不等说话,很快吓得闭上。

    余硕笑容灿烂:“再讨价还价,加倍。”

    姜汉义明显看出余硕在逗他的小徒弟,弯起唇角。

    这对师徒的耍宝很是活跃气氛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端着酒杯,坐在姜汉义身边,朝他举了举手中的酒杯:“会不会紧张?”

    姜汉义喝了一口酒杯中的酒,耸了耸肩:“紧张肯定是有的,更多的是期待与兴奋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有顾锦在,绝对不会让他出事。

    但世事无常,谁知道中间会出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走来,听到这话,出声安抚:“姜师兄不用担心,师伯一定会助你突破的,这杯敬姜师兄,提前祝贺你结金丹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姜汉义笑着举起手中的酒杯。

    韩希元被余硕打击,坐在苗家仪身边,两人低声交谈着。

    “韩师弟,你听说没,最近秦家又搞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后者趴在吧台上,一副提不起兴致的模样。

    听到秦家,立即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眼中闪过八一抹暗光:“你也听说了?”

    苗家仪点头:“这事闹的动静不小,听说秦家少爷把人腿打断了,具体因为什么倒是不清楚,听韩师弟这语气是知道一些内情?”

    韩希元立即坐直了身体,这事他还真的知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是因为什么,不过是两男争一女的好戏,说起来这事还跟师祖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苗家仪眼底八卦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周围其他人也被两人的话题所吸引。

    韩希元讽刺一笑:“秦家少爷跟珠宝商桑家之子,在师伯的夜天堂俱乐部里,同时看上一个公主,秦家少爷以权压人,让人打断了桑家之子的一条腿,好一出英雄救美的大戏!”

    苗家仪摸了摸下巴,眉目紧缩,很是不解:“究竟是什么样的美人,让他们大打出手?”

    “嗤!”韩希元冷笑一声:“狗屁美人!那女人分明是秦家找桑家麻烦的借口,还是他们提前安排好的人,桑家去年在南偭赌石可是赚了不少钱,有人盯上他们家的肉,想要咬下来一口,可惜桑家也不是白痴,岂能让人白白啃下一大块肉下去。

    秦家就是替主子办事的走狗,他们秦家初到京城,招惹了多少在京城根深蒂固的家族,且每一次都能全身而退,这其中的猫腻谁人不知!

    相中秦家这些垃圾做狗,背后的主人家可真的是够让人恶心的!”

    他似是对秦家人十分不屑不耻,言语中难免带着情绪。

    余硕转动手中的酒杯,睨了一眼韩希元:“这话说的,秦家不就是皇室韩家的狗,还真没见过能拐着弯把自己都骂进去的,该说你蠢还是无知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