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希元啧了一声,没说话。

    眼底却蔓延着,不同于他外在清秀容颜的阴霾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,他宁愿不姓韩。

    身上流着的不是韩家血液。

    可他没得选择。

    余硕走到他面前,拍了拍他肩膀:“行了,这小脸皱的,不知道还以为我欺负你了,以后说话注意点,别再把自个拐着弯骂进去。”

    韩希元垂着肩,神情恹恹的不理他。

    余硕低笑声响起:“明个开始放你两天假,随便你去玩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!”韩希元立即一蹦三高的站起来,双眼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希望是假的,也可以当我没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!师傅一言驷马难追!”

    韩希元满脸笑意,双眼都笑弯了。

    他开心了,话也多了起来:“师傅,秦家跟余家一样,都是近年入京的新贵,虽然他们还没达到余家所站的高度,但其势力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现如今的秦家主,被宸宫里的那位很看重,此人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的人,在利益面前,一切皆都能牺牲,你可要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韩希元也是皇室中人,可他再提起宸宫住的那位时,言语颇为疏离与厌恶。

    余硕神情不变:“这事我知道,只要他们不招惹上余家,随便他们折腾。”

    秦家背后的人是谁,在场众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皇室韩家,住在宸宫里的那位,才是真正拴着秦家绳子的主子。

    秦家在京城的所作所为,皆是那位的意思。

    无论是之前招惹的京城各世家,还是最近打断商贾桑家之子腿事件,都是那位想做的,只为了有利可图。

    秦家是一把非常好用的利刃,解决皇室一切不能做,却必须做的事。

    京城之乱,已经有了初显前兆。

    皇室韩家能走到哪一步,不过是时间问题,就看他们怎么作死了。

    众人默契的跳过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不知不知觉中,话题说到了顾锦身上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安少什么时候回来,会不会在修士大会前回国。”这话是余硕问的。

    姜汉义坐在他身边,默默喝酒,他笑了笑:“他应该知道师傅接到隐市的修士大会请帖,按照他的性子想必会提前回国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余硕转头去看万俟鹤阳,这位可是安明霁唯一的弟子。

    后者接收到他的视线,轻轻摇头:“最近师傅可能太忙了,没有跟我联系,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想起了什么,余硕双眼贼亮贼亮的。

    他对众人压低声,好奇道:“你们说师傅她老人家开窍了没?安少也够能稳得住的,这么多年了还没捅破那层窗户纸,我怎么看师傅也没有这方面的意思,会不会到了最后,安少竹篮打水一场空?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万俟鹤阳刚喝进嘴里的酒,就这么呛到了。

    他用力咳嗽,脸色跟着大变。

    想到师傅最后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,他心底莫名颤抖。

    若真是这样的结果,他能想象到师傅的内心的绝望痛苦,与阴暗的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“你至于这模样激动嘛!”万俟敬仪身后为弟弟拍后背,摇头失笑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