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俟鹤阳哪敢对众人说,师傅对师伯的阴暗占有,以及解决她身边烂桃花的那些手段。

    他在意国见识过的师傅,所有凶残狠戾手段。

    他敢拿项上人头担保,一旦师傅得不到师伯,肯定会做出无法想象的事。

    比如强制爱,囚禁等等。

    他太清楚师傅对师伯的执着与深情。

    “在说什么呢,这么热闹?”

    顾锦走出房间,就看到吧台前坐着的六人,t她倚靠在门口双眼含笑扫向众人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

    “师祖!”

    “师伯!”

    六人立即站起来,挨个站好,脸上露出心虚表情。

    以为他们交谈的是男人那点事,无非是豪车,名表,还有女人那些不可言说话题。

    顾锦清楚男人在放松休闲之际,十句话三句离不开女人。

    他们最长交谈的是这个女人的脸怎么样,月匈大不大,或者是睡过的滋味如何。

    就算是世家出身男人,他们也是个正常人,会有生-理需求。

    这无关一个人的修养与家境,而是最正常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前生今世,顾锦所接触的男人,无论是家境优渥,还是条件一般的,他们休闲时刻话题皆离不开女人。

    看出徒弟们脸上的心虚,她非常给面子的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抬头扫向挂钟,已经十一点多了。

    顾锦脸上笑意收敛:“时间不早了,现在出发,你们还有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六人齐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出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华山。

    黑夜中的玉华山在高空月光下,清晰映入众人眼中。

    峰峦叠翠的千年名山,珍贵稀有的古树名木,清冽甘醇的自然泉水,闻名遐尔的百年草药,处处显示它的和谐生机。

    它像是在向人们倾诉着玉华山昨日沧桑的历史,展示着玉华山生机勃勃的曾经与未来。

    顾锦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,来到玉华山最高峰。

    他们刚从山脚下上来,知道玉华山周围已经被人全部包围,这些人是万俟家派来的修士。

    今晚搞出来的动静肯定不小,周围还有零散的住户,希望不要吓到人。

    顾锦回头对姜汉义招了招手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后者迈着轻飘飘,没有实在感的脚步,来到顾锦面前:“师傅?”

    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姜汉义抿紧唇角,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攥紧,很快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准备好了!”

    像是在为自己打气,他声音很大,也非常坚定。

    顾锦笑了,她将手中的两个白色瓷瓶送到姜汉义面前:“这是助你突破金丹的丹药,洗经伐骨的灵水,别耽误时间,我们争取在天亮之前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姜汉义打开瓶塞,将丹药跟灵水服下。

    顾锦安排余硕,万俟敬仪,万俟鹤阳,韩希元,苗家仪等人各就各位,为姜汉义护法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只等姜汉义发动。

    服下灵水与丹药的姜汉义,很快察觉到丹田内的变化。

    体内磅礴灵力快速朝丹田内涌去,行程可怕的凶悍力量,让他身体有种爆炸的感觉。

    顾锦第一时间发觉,他自身能量变得不稳,厉声道:“打坐,全身心突破!”

    听从指令,姜汉义在原地打坐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