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道后面不需要他再做什么,余硕在古树下盘膝而坐,修复身体内的暗伤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!!”

    很快,第六道雷劫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顾锦从空间内祭出渡劫法宝,是一颗红色的血珠。

    它飞跃到姜汉义的头顶,红色珠子漂浮在虚空,瞬间将他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在第六道雷劫冲姜汉义而来时,红珠发出炫目的光芒,将打落的雷劫吞噬。

    姜汉义双目紧闭,不知道雷劫被外界力量阻挡,他正感受丹田内横冲直撞的灵力,想要将其控制住。

    眼下他身体的疼痛,已经逐渐好转。

    理智渐渐回归,他的意识还“看”到丹田内,闪烁着一颗泛着淡淡血色金丹。

    这是即将结金丹的前兆。

    身体骨骼发出咔嚓错位声,似是在进行改造,疼痛再次袭来。

    头上的雷劫被渡劫法宝所挡,姜汉义全身心结丹,不敢有丝毫分心。

    机会只有一次,他一定要好好把握。

    深夜间,玉华山的滚滚雷声,惊醒不少正在熟睡中的人,各方势力也被惊动。

    宸宫。

    正在某位夫人床榻上的男人,在滚滚雷声响起时,第一时间从床上坐起。

    他穿上鞋子,行走在精致奢华的房间。

    来到窗户将其推开,锐利的双眼盯着玉华山方向。

    男人也就是宸宫之主,韩永远。

    他低吼一声: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

    “陛下?”

    第一声,是被惊醒的夫人所出。

    第二声,是门外守夜的侍从。

    侍从听到房间内的低吼,立即推开房间踏进。

    韩永远盯着玉华山的方向,冷声道:“去查查,是谁在玉华山渡劫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侍从快速退离房间。

    韩永安视线似是要透过宫殿,看到玉华山的情景。

    他自己就是修炼的修士,很清楚在玉华山招来雷劫的渡劫者,必是正在结金丹。

    除了隐市,京城各方势力,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能突破金丹了。

    若是隐市那边的人结金丹,肯定会早早报备。

    最近隐市那边没有人上报,那么正在突破金丹渡劫的人,肯定不是隐市中人。

    京城最吸引人瞩目的几大世家,无非就那么几家。

    穆家,万俟家,尹家,还有内阁各方势力。

    但据他所知,这些家族都没有能突破金丹期修为的人。

    那现在正在玉华山渡劫的人,会是谁呢?

    韩永安眉目间闪过一抹戾气,无论是谁,顺他者昌逆他者亡。

    谁也别想阻碍他的大事!

    京城,穆家也被玉华山的滚滚雷声惊动。

    穆子繁,穆子煜随着家中长辈起身,披着衣服站在主宅庭院中,仰头注视玉华山方向。

    穆家主面色平静,漫不经心地问大儿子:“子繁,你说在玉华山上渡劫的是哪位道友?”

    “父亲,我不清楚。”穆子繁摇头。

    他冰冷的面容上露出丝丝疑惑,眼底也闪过讶异。

    今夜这动静,实在是过于突然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的时候,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隐市有人渡劫。

    很快又将其否认,隐市中人渡劫,肯定会提前上报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穆子繁脑海中闪现出一张风华绝代,妩媚漂亮的容颜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