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霁门门主,顾锦。

    若是京城中有谁能渡劫金丹,恐怕也只有那人了。

    又或者是她身边那位,如影随形的青年,达尔文家族的少主……现在该称其为达尔文家主。

    在京城除了这两人,他还真的想不到其他人。

    金丹期修为,是多少人遥不可及的梦。

    现如今的穆家,都没有如此修炼天才。

    真是让人羡慕又嫉妒,哪怕是他都心底忍不住泛酸。

    只因穆家与玄霁门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万俟家族效忠玄霁门,玄霁门门主修为高深神秘莫测,跟达尔文家族有深深的牵扯,万俟家又何尝不是被他们庇护。

    尹家尹二爷的女婿余硕,是玄霁门门主的大徒弟,因为他的存在,尹家现在也跟玄霁门多多少少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    皇室韩家,荣亲王的唯一独子韩希元,是余硕的大徒弟。

    京城四大家族中,只有他们穆家与玄霁门毫无干系。

    想到近几年京城的躁动,穆子繁俊美面容露出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在四家族中穆家独大,可惜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皇室与矮国人的合作,隐市蠢蠢欲动,玄霁门的崛起,达尔文家族势力入主京城。

    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穆家所不能控制的。

    京城,万俟家。

    万俟家是除了玄霁门中顾锦等人,最先知道今晚玉华山姜汉义渡劫内情的。

    今晚,他们注定无眠。

    万俟仙姑,万俟家主,以及家中所有长辈后辈,全部聚集在厅内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玉华山第一道雷声响起时,他们就知道等待的动静,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万俟仙姑在万俟一海的搀扶下,缓缓从藤椅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老人家睿智的双眼,激动地盯着玉华山方向。

    在这家中最大长辈起身后,万俟家族所有后辈纷纷站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站在万俟仙姑身后,无声地望向玉华山。

    隐市。

    阴月宗,罗刹门两大门派中人,也纷纷惊动。

    他们盯着玉华山,眼中流露出贪婪,面上带着阴郁之色。

    京城已经很久没有人渡劫金丹,这次修士大会也不知道此人会不会便宜给他们。

    京城各方势力,因玉华山的雷劫注定无眠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猜测,玉华山渡劫的是哪位修士,与他们又是敌是友。

    玉华山上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!!!”

    姜汉义在丹田金丹结成那一刻,发出尖锐痛苦地嘶吼声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声音虽痛苦,更多的是释放,惊喜交加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!!”

    最后一道雷劫降临。

    姜汉义头上的红色血珠,已经有了裂纹。

    雷劫到来之前,红色血珠被其余威所震碎。

    最后一道雷劫姜汉义没有躲过去,直直打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身体在危险到来之刻,身体爆发出磅礴力量,姜汉义凭借本能聚集全身力量与雷劫抵抗。

    “嘭!轰!咔擦!!!”

    周围响起刺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山顶眨眼间,变得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正在百年古树下打坐修复的余硕,听到身后古树发出喀嚓声,警觉心而起,他第一时间起身躲开。

    就在他躲开的瞬间,身后的树木被劈成两半,纷乱的树枝掉落在地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