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咳咳!!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!!!”

    尘土被众人吸入口鼻中,接二连三咳嗽声响起。

    姜汉义头发一根根整整齐齐竖起,他的脸也变得如黑炭一般。

    厚重的尘土散去时,众人发现了姜汉义的狼狈模样。

    只见这位仁兄满身脏兮兮,头发虽然趴趴着,却非常凌乱,还有他那张脸黑漆漆的,都看不出本来面容的脸。

    “噗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余硕带头笑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被他这形象颠覆,非常给面子的笑出声。

    姜汉义感受身体被炼化后,身体灵力化作一股股精纯的力量,丹田内的金丹温暖而柔和,体内磅礴力量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他置身于山峰间,感受到天地之间竟然如此宽阔,脚下所踩的山峰变得渺小。

    他就像是世间万物踩在脚下,那种至高无上的感觉,让他内心受到了剧烈波动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太爽了!

    爽到他快要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顾锦走上前,望着双眼兴奋的二徒弟,眸中流露出欣慰。

    “感觉好极了!”姜汉义用力攥紧拳头。

    怪不得人人都愿意变强,这种超越大多人的感觉,是在太爽了。

    那是有能操纵大多人的命运的超然,享受至高无上权利的支配境界。

    尽管姜汉义对金钱与权利没有太大追求,这一刻也不得不承认。

    这种站在高处,享受强者能力的肆意舒爽,让他心绪不稳,甚至有着不择手段继续去追求强者的巅峰。

    顾锦:“你刚刚突破,还需要好好融合,这段时间不要跟人对战,掌握不好会伤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!!”

    姜汉义话音刚落,远处再次传来滚滚雷声。

    众人抬眼望去,都是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本来还浑身肆意着霸气气场的姜汉义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回想之前被雷击中的感觉,他不顾自身男人尊严,第一时间躲到顾锦的身后。

    想到那种浑身过电,整个人被雷劈中的狼狈,还有无法言语的痛苦,他是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“闹天了?怎么还打上雷了?”

    余硕走到顾锦身边,满脸疑惑,他脸色也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之前打坐,他只恢复了一半修为,眼下好兄弟成功突结金丹,他一直紧绷的身体已经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走过来,众人形成一个小包围圈。

    他们非常有默契的将顾锦护在中央,这是一种惯性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听着远方的雷鸣声,仰头望着高空中的圆月,眉头轻皱:“这个季节变天也几乎不会打雷,不太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!”顾锦附和。

    她也觉得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!”

    雷声近了。

    这滚滚雷声听在她耳中,更像是雷劫。

    “哪不对劲?”韩希元满脸疑惑:“虽说打雷是常在夏季出现,冬季通常不会出现打雷的情况,但也不排除冬天打雷。

    冬季有时出现打雷,人们将其称为冬雷,这很正……”常吧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!”

    韩希元话还没说完,雷击以最快的速度,朝他们袭击而来。

    大家第一反应离开危险地带,还不忘拉着顾锦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只有余硕站在原地,腿脚一动不动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