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室很快就不再受制于穆家,尹家,万俟家,还有内阁那些老古董们。

    只是玄霁门,达尔文家族的存在,让他不由慎重。

    希望他们不会妨碍他的大事。

    否则……

    韩永安面容阴狠,眼底露出浓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想到过些时日的修士大会,他脸上神情有转为轻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华山。

    余硕被强制渡劫金丹,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众人纷纷为其护法。

    也庆幸,此时有顾锦在。

    余硕之前修为消耗过半,但他修炼底子强,渡劫结金丹的过程,也比姜汉义轻松容易很多。

    顾锦在前期也为他抵了几道雷劫,后期都是他自己抗的。

    在最后一道雷劫打落在余硕身上的时,他感受到身心都得到了升华。

    结金丹那一刻,他与姜汉义一样内心无比震撼。

    金丹期修为非常强大,让他有种世间万物踩在脚下,至高无上的超然优越感,内心受到剧烈波动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太爽了!

    爽到他快特么要失去理智!

    余硕脸上的激动兴奋,周身肆意强大修为气场,被顾锦等人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两个徒弟都渡劫突破金丹修为,这让顾锦也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右手食指上的凤凰图纹玉戒,从空间拿出两瓶丹药,将其中一瓶打开,倒出两枚泛着淡淡金光的丹药。

    将其送到余硕跟姜汉义眼前,“这是固丹丸,能稳固你们的金丹修为,把它服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傅!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父!”

    两人拿起丹药,直接送入口中。

    之后,顾锦又将另一瓶丹药,分给万俟敬仪,万俟鹤阳,韩希元,苗家仪几人,是快速提升他们修为的丹药。

    姜汉义,余硕一前一后渡劫,他们也出了不少力,体内修为耗损不少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父——”

    几人没有客气,直接服下丹药。

    他们都清楚顾锦手中的灵丹都是精品,与外面那些流传的跟糖渣滓似的丹药,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。

    他们服下丹药,丹田灵力很快回归,甚至比之前更盛。

    雷劫消退,玉华山很快恢复平静,只是山顶一片狼藉,像是遭遇了狂风暴雨的洗礼。

    天渐渐破晓,大地朦朦胧胧的,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。

    万籁惧寂,突然有了几声鸟叫,划破山间的寂静。

    顾锦站在玉华山顶遥望远方,东方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,即将破晓。

    折腾了这半夜,她脸上露出淡淡的倦意。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我们回吧。”

    她开始怀念家中温暖被窝,怀念室内恒温的舒适温度。

    玉华山顶太冷了,她紧了紧身上的风衣。

    一行人很快下山,在玉华山底除了万俟家修士守卫,还多了不少其他势力的双眼在盯守。

    看到顾锦等人下山,确认了他们的身份,这些人悄无声息的离去。

    顾锦发觉了暗中探查目光,她若无其事的坐上来时的车,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,没有理会外面打探视线。

    一行人乘坐来时的车辆回归。

    这一夜,很多人无眠。

    一大早上,多方势力都得到了确切消息。

    昨夜玉华山渡劫的人,是玄霁门中人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