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没有详细得知是玄霁门哪一位渡劫,但大多人心底有一个猜测。

    在玉华山渡劫结金丹的人,很有可能是万俟家的万俟大少。

    这个猜测也是有缘故的。

    昨晚,万俟家众多修士出动,围守在玉华山山脚下,让人怎能不多想。

    这一天,万俟家访客比往日增多数倍,都是前来隐晦求证的人。

    万俟家主像是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,一大早就离家出去了,将家中事宜全都交给小辈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带着家中同辈兄弟姐妹待客,不管来客是谁都彬彬有礼待客。

    他一出现,前来打探的来客打一照面,就知道昨晚渡劫结金丹的人不是他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非常聪明的,将自身筑基修为外放,堵住他们的嘴。

    众人不管如何千方百计套话,打探昨晚是玄霁门哪一位渡劫,硬是没有从万俟家小辈嘴中得到有用消息。

    废话!

    家主有交代过,若是谁敢透露出半分消息,就打断他们的腿。

    他们是傻了,才会告诉这些不怀好意的人。

    面对一个个带着算计与阴谋的来客,万俟家小辈逐渐不耐烦,但面上还是温和有礼,让人看不出半分不对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万俟家注定没有安宁日。

    顾锦回到家,第一件事就是洗漱,然后,扑向她温暖舒适的大床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事,她暂时没空理会。

    休息好后,她要努力修炼了。

    这一两年她可能太堕落了,现在徒弟修为都跟她不相上下,她真的要开始努力了。

    趴在床上的顾锦,迷迷糊糊地握紧拳头,她决定从今天……不,等她醒来后,就要勤加修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远在意国的安明霁,很快接到徒弟万俟鹤阳的消息,得知余硕,姜汉义二人渡劫已结金丹。

    隐市修士大会送到顾锦手中的请帖,他也早已知道。

    问了万俟鹤阳几句,安明霁就不出声了。

    万俟鹤阳知道,每到这时,就该跟师傅结束通话了。

    在临挂断电话前,万俟鹤阳想起余硕跟姜汉义之前的对话,低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师傅,您什么时候回国?”

    “快了——”

    低沉好听地嗓音,通过声筒传进万俟鹤阳耳中。

    随即,声筒传来嘟嘟声。

    通话被挂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流逝。

    眨眼就到了修士大会的前一天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,顾锦如往常一样,打着哈欠踏入餐厅。

    “卡西,有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近一个月的时间,顾锦几乎每天都在加倍修炼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修炼的原因,她最近的饭量好像增长了不少。

    卡西正在厨房忙碌着,听到餐厅传来的声音,她端着一杯热牛奶,还有装着鸡蛋卷的盘子走出来。

    她将这两样放到餐桌上,她笑着开口:“顾小姐,您先喝杯牛奶,厨房还有火腿,牛肉,培根,跟一些配菜,我给您端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卡西。”

    顾锦坐下,端起牛奶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很快,卡西将准备好的配菜端出来,摆在顾锦面前的餐桌上。

    她吃着早餐,一双漂亮泛着水光的眸子,疑惑地打量着卡西。

    今天的卡西,有些不一样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