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拍落放到她肩上的手,斜了他一眼:“少自作多情。”

    两人近距离坐在一起,她一眼就看出青年眼底的疲倦,眼底泛着淡淡青色。

    知道这是没有休息好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好看的眉轻皱:“你好像瘦了,吃过早饭没?”

    “还没吃,刚下飞机。”

    顾锦脸上露出不认同:“飞机上没有吃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胃口。”青年脸上露出委屈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顾锦就见不得他这神情,她张嘴喊卡西再准备一份早餐,对方很快端着早已准备好的早餐,从厨房走出来。

    就像是早就计算好了时间。

    这时,顾锦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之前觉得卡西不对劲。

    合着都知道安明霁要回来,就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对此她没有生气,只觉得安明霁越活越回去了,小时候的乖巧全然不见,明明成年了,却有了少年时期的些许活跃。

    卡西将早餐放到安明霁面前:“家主,您的早餐。”

    态度比以往更为恭敬与拘谨。

    “谢谢卡西女士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脸上洋溢着温和笑意,难得对卡西态度也温柔不少。

    后者脸上的肉,似是因为激动而抖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她非常有眼力劲地行了个贵族礼,转身离开餐厅,将这偌大空间留给阔别多日的小两口。

    当年青涩的少年,如今已经全权接手达尔文家族,如上一任家主牢牢掌控着家族命脉。

    如此强大的家主,又有哪个女人能拒绝呢。

    卡西打心底已经认定,顾锦就是日后达尔文家族的主母。

    “吃完早餐去睡一觉,看你这模样,好像被谁虐了似的。”

    顾锦嫌弃地看了一眼安明霁,眸中露出明显的心疼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满口应下,伸手拿起顾锦眼前的牛奶送到嘴边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……”奶。

    顾锦话没说完,眼睁睁看着对方把她喝过的牛奶喝光。

    “这杯太烫,我有些渴了。”安明霁将空杯放回顾锦面前,语气十分自然。

    他好像并没有觉得,这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锦无语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安明霁面前的那杯牛奶,顾锦心里清楚,卡西照顾他们这么久,不可能拿不能入口的食物送上来。

    每一次他们吃饭,饭桌上的饭菜都是温度正合适的。

    知道是一回事,她并没有拆穿安明霁,只是心有些乱。

    对上青年俊美妖冶容颜,眼底的无辜,顾锦的一颗心更乱了。

    安明霁深遂而黑亮的眸中,充满了她看不懂的浓重热情,温柔眸中闪烁着晨曦耀眼的亮光,还有深深地……谷欠望?

    她不经意的移开双眼,稍稍运气,平静催促道:“快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安明霁眼底闪过一丝黯然,随即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他老老实实吃饭,之后不再有任何越界的行为。

    安明霁这次回国,是为了修士大会而来。

    他怕在他不在的时候,有人欺负他的阿锦姐姐。

    意国那边的家族事宜,本来还要延长半个月。

    他连着七八天没有好好休息了,将意国积压的事宜全部解决完,连夜赶回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