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这一顿饭,也折腾了有几个小时,顾锦也饿了。

    拿起手边的筷子,跟安明霁一起吃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两人转移到客厅。

    坐在舒适的软塌上,顾锦放松身体,姿态随意的靠在身后软垫上。

    她目光投向,坐在身边的安明霁身上:“明天就是修士大会,隐市门派已经盯上了玄霁门,小安有兴趣去吗?”

    安明霁:“自然是要去的。”

    他将意国繁忙事宜快刀斩乱麻解决,缩短时间提前回国,就是为了此事。

    顾锦眉目间闪过一抹烦躁:“明个修士大会斗武怕是要见血。”

    “阿锦可怕?”

    安明霁摸了摸手上的龙纹戒指,漫不经心地转动着。

    顾锦摇头:“怕到是不怕,只觉得膈应人,他们分明是将玄霁门当做软柿子捏,光明正大的挑衅,实在是让人不爽。”

    在他面前,她情绪外露,丝毫不遮掩。

    安明霁眼底眸光温柔,俊美面容上露出宠溺与纵容:“那就让他们知道后悔二字怎么写,我不会让任何人伤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任何让阿锦不快,危及她生命的人,他都不允许存在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这是他掌中至宝,是他想要呵护一辈子的人,岂容他人惦记。

    顾锦抿嘴笑了,她很想说我不需要你保护。

    然而,在侧头看向身边的高大青年时,眼底露出一抹疑惑。

    她竟看不出安明霁现在的修为几何。

    顾锦眯了眯眼:“小安,你修为如何,准备什么时候突破?”

    “去年在意国已经结金丹,现如今的修为金丹中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锦丝毫不遮掩脸上的错愕与震惊。

    竟比她突破结金丹的时间还要提前。

    “竟然这么快?!”

    安明霁从来没有告诉过她,她还以为他的修为还在筑基巅峰。

    感受到她的诧异,安明霁垂眸,遮掩眸中的冷光,嗓音温柔:“遇到一些事,不得不提前突破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平淡,轻描淡写,却难掩话内更深的东西。

    顾锦脸色微冷,神情肃穆:“你遇到危险了!”

    非常确定的语气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遇到危险,谁会提前突破。

    毕竟是结金丹,要遭受雷劫危及到生命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万全准备,轻易尝试突破,很有可能会走火入魔,或者殒命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安明霁握住顾锦因紧张与生气握紧的手,语气淡淡:“我现在不是安然无恙的坐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顾锦却并不买账。

    她甩开安明霁的手,面上冷然:“你遇到危险不告诉我,还真的是翅膀硬了,是不是在外面被人算计没了,都不准备告诉我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有些重了。

    顾锦是真的非常非常生气。

    只要想象,安明霁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,遇到波及到生命的危险,顾锦一颗心就紧紧揪着。

    安明霁重新牵起她的手,稍稍用了些力度,让她不能再甩开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顾锦执意甩开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察觉到安明霁的力度,这一次她放松身体,不再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顾锦脸色依然难看:“突破时有没有遇到了危险,你现在的修为可稳固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