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明霁沉默了几秒,说道:“还好,突破时丹田有些许动摇,现在一切都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顾锦并不太信他。

    她决定用行动来证明。

    抬起另一手,放到安明霁的身上,释放精神力查探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随着精神力探白遍对方全身,顾锦冷着的一张脸,才逐渐好转不少。

    安明霁的身体没有问题,丹田处浓厚强大灵力,竟与她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顾锦瞪了他一眼,在他腰上先是掐住一块肉,随即用力拧了一下:“若是下次有危险再瞒着我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安明霁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,依然目光温柔宠溺地凝视她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握着顾锦放在要腰上的手,想要移开,奈何她就是不松手。

    安明霁眼底光芒转为深色,一双黝黑的眸子里闪过莫名的情绪,那是压抑心底凶兽而泛起的深暗光芒,夹杂着谷欠望。

    只听他声音低哑:“阿锦,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沙哑性-感又低沉,听在顾锦耳中,不等对方移开她的手,先一步松开。

    她把手背在身后,努力控制紧张的心跳。

    然而,在这静得诡异的气氛下,她的心跳声却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顾锦垂眸不敢看安明霁,怕对方看到她这模样,从而引起她一直想要忽略的问题。

    至今,她都没有想明白,与安明霁日后的关系。

    安明霁握着顾锦的手,将她的一切一样行为尽收眼底,他桃花眼盛着满满笑意,眸光璀璨,就像是偷吃了鱼儿的猫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忄青动的表象。

    若是阿锦不喜欢他,绝不可能如此。

    他盯着顾锦渐渐变红的耳垂,唇角弯起愉悦的弧度。

    心底对他们即将搬去新家,更是期待不已。

    这次回国,他就没有留退路。

    他一定会得到阿锦的。

    她只能属于他,任何人都不可窥。

    安明霁像是没有发现顾锦的变化,将人拉入怀中,半拥着。

    在顾锦想要挣扎时,他声音低落道:“阿锦,这次是我不对,以后任何事都不会再瞒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——”

    顾锦傲娇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实则内心的不安退去大半。

    她心底认为,安明霁并没有将她刚刚的不正常看在眼底。

    否则也不会还在纠结刚刚的事,跟她道歉。

    顾锦放松身心,很快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发觉她被安明霁半拥着,借着拿桌上的水杯,退离了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安明霁并不介意,双眼一直追随她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顾锦喝了几口水,已经将情绪缓过来:“明天修士大会余硕,姜汉义,万俟敬仪都参加,万俟鹤阳也想要去,他是你徒弟,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声音淡淡的:“他问过我,随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顾锦抬眸,望着与她拉开些许距离,容貌俊美的青年。

    将他桃花眸中的璀璨笑意,深深看在眼中,这样的笑容,深情的眸子,没有几个女人能抵抗得住。

    安明霁就这么对上,顾锦盯着他痴迷沦陷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阿锦,在想什么?”温柔像缱绻夜风般柔和的嗓音,就在顾锦耳边响起,撩的她是心慌意乱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