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事!”顾锦蹭地一下站起来,撂下手中的水杯,声音不稳道:“我先回房休息会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迈着急匆匆脚步离去。

    在路过不远处的椅子,还差点被绊倒。

    可见,她内心的慌乱。

    再待下去,顾锦真怕出事!

    天知道她今个怎么了,一次次面对安明霁失神。

    这是曾经从未有过的情况。

    即使她很喜欢安明霁的脸,偶尔惊叹他过分出色的容颜,也没未有过今天这样心跳加快,脸红心慌的尴尬。

    让她有一种背德感,好像越过了什么界限。

    盯着顾锦惊慌失措离开的背影,安明霁眼底流露出一抹满意与狡猾。

    他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这次回国,面对顾锦的感情,他没有留任何退路。

    既无退路,只能前行。

    他会一步步走到阿锦的面前,让她退无可退,只能迎接他的怀抱,在他的羽翼下,享受他给予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安明霁心里清楚,阿锦对他是有感觉的,也有着莫名情愫。

    但以往的她是内敛的,从没有今天这样外露情绪变化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发现,原来他的阿锦稍稍撩一下,耳朵就会变红。

    她那双眼中慌乱眼神,不安的模样,看得他是蠢蠢欲动,想要一直就这么欺负她。

    最好把人欺负哭了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伤心的哭泣。

    他怎么舍得让她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而是另一种,在两人彼此都确定情谊,身与心与灵魂,都结合在一起的那刻。

    想必那时的阿锦姐姐,一定很美。

    也非常很勾人。

    而那样独特之美,只能他一个人欣赏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那个画面,安明霁呼吸都变得不稳起来,眸光深处绽放出暗沉光芒。

    今天的阿锦,打破了从小在他心目中? 老城内敛的形象。

    原来,他的阿锦也有如此不好意思,如同少女般羞涩一面。

    安明霁眼眸一直望着? 顾锦离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而那里早已没了人。

    不知道想起了什么? 他唇角弯起愉悦的弧度? 脸上露出势在必得的温柔神色。

    窗外阳光洒落在这一片区域,俊美非凡的青年沐浴在阳光下,似温柔缱绻的贵公子? 周围一切装饰都黯然失色? 唯独他最让人心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年一次的修士大会,在隐市举行。

    今天的隐市周围,人源明显比以往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隐市东门对面高楼崛起? 有条宽敞的大路? 往日白天路上行人不少。

    每到夜晚霓虹灯璀璨? 非常热闹繁华? 与暗黑的隐市形成对立画面。

    而今日? 宽敞的马路上车辆少了很多? 就连路人也是稀稀拉拉的。

    天刚亮时,被邀请前来参加修士大会的修士,已经有提前达到隐市。

    隐市有多个入口,每一个入口,都有隐市门派中人把守。

    不是隐市中人? 没有收到修士大会请帖的人? 还有闲杂人等? 一律不许进。

    京城南街东门? 八十八号。

    顾锦这里一大早就人来人往,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最先达到的是余家人。

    余清李带领其夫人,带着他们的小儿子余云飞? 跟儿媳尹芳菲,孙子余天睿,与余硕,姜汉义一同前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