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硕身为顾锦的大徒弟,这次的修士大会,他是一定要去的。

    姜汉义是二徒弟,还是顾锦三徒弟中最先结金丹,此行他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顾锦接待余家众人,安明霁并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一大早,艾伦就带着一行人踏入家门,安明霁带他们去书房不知道在商讨什么,到现在都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顾锦坐在大厅陪余家人说话时,万俟家族的人来了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,万俟鹤阳,还有万俟一海三兄弟,携带家族中不少修士前来。

    这次的修士大会,万俟家身为隐市把控多年的家族,家中长辈早已前往隐市。

    若是往年,他们懒得管,只要隐市中人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就好。

    百年前,隐市一直都是修士们的聚集地,不能说那些前往隐市的修士全都是正派人物,可大多修士都心中有一条界限。

    不像现在的隐市,没了隐主统领,成了三教九流之地。

    即使里面有些修士小有成就,但也是无门无派的散修。

    更多的是一些触碰到了律法的亡命之徒。

    他们为了逃避追捕,投身入隐市,在里面躲藏,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交易。

    隐市中唯二有些气候的门派,阴月宗,罗刹门却是臭名昭著。

    近百年来没有隐主统领,隐市中人,可谓是一盘散沙。

    若是这一次修士大会,阴月宗,罗刹门没有邀请玄霁门,没有点名指姓让顾锦参加。

    万俟家会如前几十年一样,无所谓他们在隐市怎样折腾。

    在顾锦接到修士大会请帖那一天,万俟家就知道阴月宗,罗刹门打了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万俟家有辈分的人全部出动,只为遵从当年在顾锦面前应下的誓言。

    万俟家族永远效忠与顾锦,效忠于玄霁门,万俟家与其共进退。

    万俟家三兄弟的到来,让偌大的客厅更加热闹。

    人都到齐了,顾锦唤来卡西,让她去书房问安明霁什么时候可以出发。

    修士大会正式开始时间,是上午十点一刻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九点,他们该出发了。

    卡西恭敬离去。

    她再次出现时,安明霁,艾伦等人一同前来。

    “万俟家主。”

    “安少——”

    “师傅!”

    众人见到安明霁出现在大厅,立即出声打招呼,没了在顾锦面前的随意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发现曾将的少年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他长高了不少,眉目如画容颜稚气不在,越加成熟,魅力非凡,一举一动投透着贵族优雅。

    青年浑身上下泛着一股浓郁书卷气息,俨然就是一个文质彬彬的贵公子,给人畜无害好感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都知道,这只是假象。

    达尔文家族现任家主,谁人不知他手段狠戾果决,心计段数更是堪比上任家主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个斯文儒雅的青年,让人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他们心底无比庆幸,一生不会与其站在对立面,甚至他们还站在同一条船上。

    这一切,皆因顾锦。

    安明霁温声掀开眼帘,那双桃花眼目光淡漠地扫向在场众人。

    最终,他目光锁定在顾锦身上,眼底漠神色快速回温,眸底盛着满满温柔,唇齿轻启:“阿锦——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