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明霁地嗓音慵懒华丽,宛如天籁。

    橘红色的晨光从窗外泼洒进来,在他身上染上一层柔和温暖光圈。

    顾锦细细端详青年俊美无俦面容,轮廓深邃,精致无暇,气质超然。

    真是越看越好看,怎么看都看不够。

    知道所有人都在等待着,顾锦收敛起欣赏目光,声音肃然:“小安,我们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轻轻颔首,抬脚朝她一步步走来。

    他站在顾锦面前,伸出白皙的手掌。

    顾锦非常自然地把手放到他掌中。

    “走吧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前行,众人跟随在身后。

    望着他们离去背影,不少人生出现世安稳,岁月静好之感。

    安明霁跟顾锦就像是天生一对,他们生来就该并肩站起一起。

    这世上再无比他们更适合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因为至今为止,他们再未曾见过比他们更出色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修士大会。

    比武大会即将开始。

    偌大的比武台被周围宾客桌椅包围,现场座位已经有三分之二位置入座。

    顾锦一行人,是踩着点来的。

    他们被阴月宗的一名小弟子,迎到靠近比武台最近的位置落座。

    这一幕倒是吸引了在场不少修士视线。

    要知道阴月宗,罗刹门安排的这些座位,可都是有讲究的。

    越是坐在靠前的位置,说明修为越高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为止,前排座位,只坐了不到十位。

    而顾锦一行人就有七个,难不成这七个都是高手?

    “玄霁门门主到!”

    顾锦,安明霁,余硕,姜汉义,万俟敬仪,万俟鹤阳六人入座后,阴月宗小弟子立即昂头报门讳。

    安明霁身后,艾伦绷直身体站立,锐利的眸子扫射四方。

    打从进来这比武场,他眼底尽显煞气,往日随意散漫的双眼,似是弥漫了一层黑雾。

    就连顾锦等人,脸色也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只因这里的浓郁血腥味儿,实在是太过浓郁。

    他们分得清楚人与动物的血有何不同,在踏入现场那一刻,就分辨出空气中蔓延的血腥味儿,是属于人的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这么大的血腥味因何而来。

    顾锦微冷眸光打量着周围,发现有不少人朝她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有些人赤倮倮地盯着她,眼中露出的带有颜色目光,实在是让人作呕。

    安明霁也察觉到这些人的视线,他黑眸中闪过残暴嗜血光芒,不过一瞬而过。

    他缓缓垂眸,压抑心底的杀戮,把身上的大衣脱下,披在顾锦身上,自然而然的将人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“小安?”

    顾锦疑惑出声。

    安明霁嗓音温柔:“我不喜欢他们看阿锦的眼神。”

    这些有胆子窥视阿锦的人,他都记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都跑不了!

    知道安明霁是好意,顾锦也讨厌那些人的作呕目光,她缩在大衣内靠在身边青年的肩上。

    很快,顾锦察觉到两道让她无法忽略,非常强烈莫名排斥的视线。

    她顺着望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坐在对面高椅上的两个老头,一个穿着藏青色道袍,一个穿着灰色唐装。

    顾锦:“小安,对面坐在高椅上的人,是不是就是此次修士大会的主持者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