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明霁抬眸,扫向距离他们十多米远,高座上的人。

    这两个老人的修为不低,坐在他们周围的人,甚至不敢直白的打量,瞧着众人的脸色,明显非常惧怕他们。

    藏青色道袍是阴月宗宗主,阴洪林。

    他须发皆白,看向顾锦一行人面目凝重,脸色很是不好看。

    坐在他身边身着灰色唐装的老人,是罗刹门门主,罗向生。

    瞧着阴洪林脸色不好看,罗向生眉目一皱:“你可看出什么门道?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娃瞧着修为与我不相上下,应该在金丹中期,她左右边坐着的两个男子,修为都是刚踏入金丹期,坐在第三位置上的男子是万俟大少,修为在筑基巅峰,怕是不出今年定会突破结金丹。

    倒是那女娃身边坐着的小白脸,他周身像是弥漫着一层迷雾,我看不透他。还有他身后站着的外国男子,像是没有修为的样子,但对方身上弥漫着黑雾,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,这可不像是没有修为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正事这个原因,才让阴洪林脸色不郁。

    对于无法掌控的事,对他们来说就是大麻烦。

    这几十年来,他们邀请的无数修士,从未有过金丹期修士,大多都是在炼气,筑基修为。

    若不是这次有人找他们合作,给予丰厚的条件,他们不会招惹横空出世,甚至与三大家族有些许牵连的玄霁门。

    在月余前,玄霁门中有人在玉华山历雷劫结金丹,他们第一时间接收到消息,这让他们很不安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修炼手段不被世人接受,可丧命在他们手中的人,大多都是没有背景与强大靠山的修士,并不怕他们寻仇。

    玄霁门不同,这个突然冒出头的门派不简单。

    若不是身后之人出面安抚,甚至提出会助他们一臂之力,他们是不愿与玄霁门结仇的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阴月宗跟罗刹门在隐市称霸,他们各自都很满足,不愿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本以为玄霁门顶多也就一两个金丹期修为,万万没想到竟有三名金丹期修士,甚至还有两个让他们看不透的修为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可真的是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罗向生脸色也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他睨向顾锦一行人,眼底闪过妒意,还有阴狠毒辣。

    好半晌,说道:“就算他们有五人是金丹期修为,哪怕是金丹期巅峰又如何!

    你可别忘了,阴月宗,罗刹门金丹修士有二十人,对付他们绰绰有余,就算是我们搞不定,与想要他们死的人联手,也能万无一失!”

    阴洪林脸色依然不好看,但事已至此,也只能这样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罗向生就是看不惯他这畏首畏尾的样子,冷哼一声,不再开口。

    十点一刻已到。

    一名穿着灰色道袍的男子飞身上台。

    “欢迎远道而来的众位道友,前来十年一届的修士大会,今年的比武规则如往年一样,一旦上台,生死不论……”

    台上男子,还在沉稳讲解比武规则。

    顾锦,安明霁等人,在听到一旦上台,生死不论的规则,皆眉目紧皱。

    这规则太过残忍了一些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