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士大会,顾名思义是修士的内部交流会,天南地北的道友们聚集在一起,互相切磋交流修炼惊艳,互帮互助为了提升彼此修为。

    可惜,近百年的修士大会,已经演变成生死战,更是成了方便阴月宗,罗刹门众弟子提升修为的遮羞布。

    说明规则后,台上身着灰色道袍的男子并没有下台,他正是宣布比武开始,站在台上迎战。

    已经有人上台去挑衅他。

    是个上身穿深蓝色T恤,牛仔裤的年轻男人,大概二十多岁,他长相并不出众,也就是一般容颜。

    至于修为,是炼气八层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个年纪,在现在这个缺乏灵气的环境,有如今的修为,可见还是很有天分的。

    与他对战的灰色道袍男子,也是炼气修为,不过他的修为要高一些,炼气九层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相差一个阶级,别小看这一个阶级,还是有很大的危险的。

    炼气九层,半只脚踏入筑基修为,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台上两人已经交战,台下众人双眼随着他们的比斗而动。

    就连顾锦也看得是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要说,她这还是第一次见修士之间的比武,招招狠辣,每一招都带着置对方于死地的杀气。

    安明霁黑眸一直没有离开她身上,见她如此认真,唇角弯起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压低头,凑近顾锦耳边,轻声道:“身穿灰色道袍的男人,是罗刹门弟子,阿锦猜猜台上两个人谁会赢?”

    他嗓音低沉而醇厚,像是埋了多年的美酒,一经打开满室留香。

    顾锦明明没喝酒,却开始心跳加速,有了酒醉的感觉。

    从昨天开始,安明霁就不对劲。

    总是故意凑近她耳边说话,不经意的撩拨她。

    今天更是如此,若是现在顾锦都不明白,她可真的是……任崽儿宰割的羔羊。

    顾锦放在大衣内的手,缓缓抬起,按在怦怦乱跳的心口。

    她掀起眼帘,眸光平静地斜睨想安明霁,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你心底不是已经有了答案。”

    见她不再如昨天那般羞涩,甚至脸红,安明霁神情微楞。

    扫向顾锦泛着淡红的耳垂,他精致俊美容颜露出春风温柔般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的确,我猜罗刹门弟子会赢。”

    这次没有被自家崽儿算计到,顾锦脸上露出些许自得。

    臭小子,还跟我斗!

    她脸上一片平静,内心却极为混乱。

    就算是看破安明霁总是撩拨她,她不敢去深想这其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即使看透了对方的伎俩,她也没有站到太大的便宜。

    安明霁的行为太过古怪,给他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那层窗户纸,危矣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比武台上,局面突变。

    罗刹门弟子,徒手插在年轻男人心口,竟是直接穿透。

    甚至还能看到,他穿透对方后背的那只鲜血淋淋的手。

    手中还握着正在跳动的肉,那是年轻男人正在跳动的心脏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变故,更是让众人脸上血色退去。

    比武台上,罗刹门弟子捏碎对方的心脏,将手臂拿出,那只染了鲜红血色的手,放在双眼瞪圆死不瞑目的年轻男人头上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