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他用了什么邪气功法,把刚死去男人身上的生气与修为全部吸收。

    尸体赤倮在外的皮肤,快速转为青色,看着十分瘆人!

    “他是把对方的修为吸收,即将突破筑基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没有靠近顾锦,再去刻意撩她。

    他声音微冷,双眼沉沉地望着台上一幕,俊美容颜毫无笑意。

    在场其他人皆是如此,甚至有胆小者,吓得从座椅上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罗刹门吸收完比武对手的修为,很快有人上台清理干净,顺手将尸体拖走。

    一切进行的有条不紊,十分自然习惯,一看就是经常做。

    罗刹门弟子隐隐有突破的征兆,满脸兴奋的下场,准备好地方突破。

    很快,比武台上,出现一身穿藏青色道袍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看起穿着,就知道对方是阴月宗弟子。

    修为——竟然是筑基!

    众人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这才刚开始,筑基修士就上场,接下来的厮杀场景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这一次,无人再贸然上场挑衅。

    站在台上的阴月宗弟子,脸上露出傲慢与自得,似是早就知道会如此。

    他傲慢视线一扫,盯上了顾锦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在下阴月宗弟子,梁博,听闻玄霁门人才济济,不知可否切磋一二?”

    这话还算是含蓄。

    只是这极为傲慢与挑衅的语气,听着让人不舒服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,万俟鹤阳眼底神色微变,盯着比武台上的梁博满面阴沉。

    顾锦脸色也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沉不住气,这才初开始,就挑衅他们。

    “家主,让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站在安明霁身后的艾伦,上前一步,请示。

    他盯着台上的梁博,如盯着猎物一般,唇角弯起一抹邪佞弧度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安明霁还没开口,顾锦出声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她扫向万俟家兄弟二人,唇角弯起诡异弧度:“你们两个谁去?”

    在场只有万俟敬仪,万俟鹤阳一个筑基修为,一个炼气修为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派金丹修为上台应战,未免被人说胜之不武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万俟鹤阳快速站起身。

    坐在他身边的万俟敬仪,抬头目视弟弟脸上跃跃欲试的模样,脸上神色柔和不少。

    弟弟即将面对的是阴月宗弟子,想到他们的手段,他心底依然担忧。

    万俟大少对弟弟嘱咐:“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做哥哥的都同意了,顾锦没有理由拒绝:“那就去吧,也让我们看看你师父,教导你这么久的成果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伯!”

    万俟鹤阳飞身上台,姿态帅气而利落。

    站在台上的万俟四少周身泛起煞气,冷眸直射站在对面的阴月宗梁博:“在下,玄霁门弟子,万俟鹤阳!”

    也许其他人不知道万万俟鹤阳的身份,可身为阴月宗的梁博,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万俟家一直把控隐市多年,每次这里的新人触犯到隐市规则,万俟家修士定会出手“教导”。

    即使阴月宗,罗刹门,也不会轻易与他们产生摩擦。

    梁博脸色不太好看,脸色快速转黑。

    坐在高座上的阴洪林,罗向生,看到比武台上情景皆眉目阴沉,神色难看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