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扫了台上男人一眼,将梁青的修为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筑基三层修为,丹田内灵力丰厚。

    对比他脸上的怒容,这一战,对方怕是为了梁博报仇来的。

    “师傅,让我去吧?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站起身。

    一行人中,只有他是筑基修为,此战只能他上台。

    当然,余硕,姜汉义也可以上台,但他们是金丹修为,若是胜了,免不了被人说胜之不武。

    顾锦对万俟敬仪轻轻颔首:“小心些,若是有问题,不用在意输赢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傅!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站直了身体,飞身上了比武台。

    他站在台上,垂眸,弹了弹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尘,神情认真专注,动作自然而优雅。

    做完这动作,万俟大少抬眸,睨向站在数米远的梁青。

    他缓缓勾起唇角:“在下,玄霁门,万俟敬仪。”

    似是他眼底的蔑视与嘲讽,刺激到了梁青。

    他清楚万俟敬仪的身份,也知道在他们这些世家公子眼中,他们是被人踩到尘埃的东西,完全不被看在眼中的。

    “呵!受死吧!”

    梁青抬掌朝万俟敬仪袭去,夹杂着滔天的怒意,与强大浓郁灵力。

    若是普通人,被他这一掌击到,五脏六腑都会被震碎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不是一般人,修为还在梁青之上,筑基六层,隐隐有突破七层的趋势。

    面对梁青的袭击? 万俟敬仪抬手,一道比他更为强大的力量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道灵力撞击到一起,发出砰地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梁青口喷鲜血? 脸色瞬间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站在原地? 没有任何动作? 依然保持之前沉稳优雅姿态。

    他目光淡淡望着眼前,弯腰口吐鲜血的男人,眼底露出一抹嘲讽。

    阴月宗? 罗刹门? 在他跟弟弟抱上名讳时,竟然还敢下杀手,就已经是在与万俟家为敌。

    他心底大概清楚? 隐市两个老门派为何会盯上玄霁门? 甚至不惜与万俟家为敌。

    势必是有人许诺他们优厚条件。

    而在这京城? 有这样能力的势力? 一双手都数的过来。

    梁青被打伤? 却不甘心就此认输。

    他狠狠擦了一下唇角? 这一次使出全身精神力与灵气去攻击万俟敬仪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岂会怕他。

    与他对战数招,再一次出其不意将人打出血。

    他一脚把梁青踢到比武台上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梁青趴在地上,口吐鲜血,手捂着腹部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被伤到了丹田? 灵力在经脉乱串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一步步朝对方走去。

    他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。

    有人想要他的命? 他又怎么会以德报怨。

    杀了对方? 天经地义!

    万俟敬仪站在梁青面前? 居高临下的藐视对方。

    手中灵力蔓延而出,朝梁青的命门击去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愤怒吼声响起,强大威压蔓延而来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只觉眼前一花? 一道灰色影子出现。

    站在他对面是一身灰袍的老人,

    此人正是罗刹门门主,罗向生。

    对方拎起趴在地上虚弱的梁青,扔到台下罗刹门弟子中。

    台下罗刹门弟子接过受伤的梁青,带人离去疗伤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