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门中弟子将人接过,罗向生转头,冷冷的盯着万俟敬仪:“你小子欲杀我罗刹门的人,莫非是活的不耐烦了!想要横着出这修士大会?”

    梁青是他门派中少有天分的弟子,仅用几年的时间就筑基,若是按照他的修炼速度,结金丹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可万俟敬仪竟然想要杀他。

    罗向生怎能不怒!

    随着他这番话出口,强大威压席卷而来,无形的压迫让人嗅到了危险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因这压迫感浑身紧绷,脸色变得阴沉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罗向生的修为几何,只能感受到面对危险的警惕。

    对方释放出的浓郁杀气,让他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罗刹门门主的修为,肯定是在金丹之上。

    面对生命危险,万俟大少还不忘思考,不知道师傅跟眼前的老家伙比,谁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截至到如今,他都不曾真正见过师傅出手。

    在万俟敬仪稍失神间,一道残影飞身上了比武台。

    顾锦早在罗向生上台时,脸色就变得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看到三徒弟被他压迫,立即飞身登上比武台。

    顾锦站在台上懒洋洋开口:“想必阁下就是罗刹门门主,修士大会的规则,不就是一旦登台生死不论?怎么到了我玄霁门,反而改了规则,莫不是专门针对我玄霁门?”

    她声音清脆而好听,恰好让在场的每一个人,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看到台上长相淡雅脱俗,不为世俗所染的女人,眼底皆露出惊艳。

    她浑身透着诱人的妩媚,还有清纯中的妖艳,美目一转,露出妖冶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矛盾的气质,在她身上显现,又格外的吸引人。

    罗向生浑浊双眼微眯,目光上下打量着顾锦。

    瞧出她应该才突破金丹不久,眼底闪现一抹精光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玄霁门门主?”

    语气嘲讽,高高在上的优越感,似是极为瞧不上她。

    “有问题?”顾锦唇角弯起一抹优美弧度,脸上露出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并没有因对方的恶劣态度,有任何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呵!”罗向生冷笑一声:“一个黄毛丫头也敢在老朽面前提规则,你可知这是隐市?我就是这里的规则!”

    顾锦来上笑意收敛:“你的意思,我徒弟可以被人随意打杀,而你罗刹门弟子伤不得半分?”

    罗向生冷哼一声,意思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顾锦一手背在身后,另一手轻轻摩擦着指尖,她漂亮的双眸中泛起冰冷光芒。

    还真的是强盗所为。

    不要脸的人她见识过不少,却还从没有见识过这么堂而皇之,大放厥词的人。

    台下众修士,也纷纷被罗向生这不要脸的态度激怒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脸上露出愤然,却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其中一长相粗狂男人坐不住了:“这不公平!老子苦练多年才有了如今的修为,莫名其妙被邀请来参加这劳什子的修士大会,若是赢了你们不行,还要被报复,败了就是死路一条,凭什么!凭什么老子就要送死!”

    此人言语激烈,态度愤激。

    “就是,凭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就不想要参加这什么修士大会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