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坐在台下,明显看出阴月宗弟子放水。

    越看越无聊,她很快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安明霁眼尾微扫,见她胳膊撑在桌子上,手托着下巴,因犯困而动作不稳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儿,在她第七次下巴差点滑落时,伸手将人半拥在怀中。

    为防止其他人窥视她容貌,还把披在她身上的大衣拉了拉,将她那张美貌容颜遮掩。

    闻到熟悉气息,顾锦放松身体,就这么靠在青年怀中。

    她半眯着双眼,懒懒地盯着比武台上的过家家比武。

    安明霁低头,顾锦慵懒模样尽入眼底,他唇角勾起柔和笑意。

    这好心情,很快被打扰。

    之前悄无声息离去的艾伦,再次站到原位。

    他微微弯身,在安明霁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家主……危险,包围……矮国人……”

    顾锦因困倦,并没有集聚精神力,只听到艾伦说的这几个词汇。

    她将靠在安明霁怀中的头抬起,不解地看向这对主仆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安明霁眼底暗藏的危险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他将顾锦再次拉入怀中,她肩上一缕黑色长发滑入手中。

    安明霁轻轻揉搓着手中,属于顾锦的一缕发丝,嗓音柔和而平静:“阴月宗在拖延时间,隐市已经被他们包围了,其中还有矮国人炼制的傀,这些人是专门针对玄霁门的。

    阴洪林对他们下达了死命令,今日玄霁门中人,不留活口。”

    顾锦身体微顿,眉目一蹩:“大概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上百人,华国修士与矮国人手一半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顾锦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她视线越过比武台,看向坐在高座上的阴洪林。

    这老东西果然有安排。

    从比武再次开始阴月宗弟子放水,她就知道肯定有后招。

    只是,隐市怎么也跟矮国人纠缠在一起?

    这矮国人可真的是无孔不入,弹丸小地出身,却总是妄想挑战雄狮。

    包围隐市的人肯定修为不凡,毕竟对他们下了杀无赦的命令,又岂是修为低的人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不是顾锦自吹,以她跟安明霁以及余硕等人的修为,以及空间的至宝,想要他们的命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矮国人炼制的傀,非常纠缠。

    若是要玄霁门全身而退,顾锦还是很有把握的。

    她回头望向身后神色各异的近百名修士,这些人与她无亲无故,倒是无所谓救不救。

    只是她非常不喜欢,这种处处被人算计的感觉,脱身保命,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真这么做了,却有一种别样的意味掺杂其中。

    比如逃……

    若是再来个人传人,传承变玄霁门的人在修士大会夹着尾巴逃。

    到那时,玄霁门的威名何在,她的徒弟们岂不是也会被人轻视。

    顾锦眼神微暗,想到空间限制于人的各类丹药,还有一些保命法宝,以及随时可用的浓郁丰厚灵气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就这么离开隐市,这些人如此针对她,针对玄霁门,若是不让那些人付出些什么代价,这也太窝囊了!

    顾锦把玩着手中青年白皙如玉,毫无瑕疵的手指,轻声问:“你有什么安排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