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周身有结界,她知道阴洪林是金丹期修士,想必还是有击破结界的能力。

    她当即撤离安明霁的怀抱,迎上去战斗。

    她离去前,没有看到被她丢在原地,神色微冷,眼底翻滚着狠戾之光的安明霁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两道浓厚灵力相撞,发出轰鸣响声。

    阴洪林被击退,并没有受伤,完 美撤离。

    顾锦利眼一眯,手中灵力聚集。

    “凤灵诀第六式,凤引雷霆!”

    只见,顾锦手中的灵力,化作一条条雷电,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朝阴洪林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这一次,阴洪林无处可躲,接下顾锦这重创一击。

    在她跟阴洪林交手时,万俟敬仪手机来电。

    他盯着师傅对战时的飒美身影移开,掏出手机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不知道手机那边说了什么,万俟敬仪脸色大变,面露错愕震惊与愤然。

    他猛地转头,去看站在他身边不远处的余硕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盯着余硕的目光,有说不出的怜悯与复杂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,现在就带人赶回去!”

    万俟大少收回视线,挂断电话,朝余硕走去,每一步都无比沉重。

    余硕也被顾锦对战时的潇洒利落身影所吸引。

    他没有发觉万俟敬仪的靠近,以及对方眼底的复杂光芒,更不知道他接下来所要面对的沉痛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深深地盯着他,轻轻抿了抿唇,刚要开口,余硕的手机跟着响起。

    在混乱的战斗中,对于万俟大少而言,这手机铃声格外突出。

    余硕反应了好一会儿,才发觉他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到家中来电,余硕警惕地看了周围一眼,确定这时还算安全,这才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站在一旁,双眼一错不错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接下俩,他亲眼看着余硕接通电话,最初,对方脸上还露出些许期待神色。

    在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后,他脸上露出片刻茫然,像是无措的孩子。

    随后,这张俊美容颜瞬间目眦欲裂,浑身释放出强烈的绝望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余硕都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万俟敬仪却看到他的身体在剧颤,似是站不住,好看的唇也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这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余硕死死握着手中的手机,双唇开开合合,说出的话低不可闻。

    不要说电话另一端的人,在这充满战斗的背景音听不到,就算是距离余硕最近的姜汉义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只有万俟敬仪有心关注,才将他颤抖,绝望,惊恐声音听入耳中。

    电话又说了什么,余硕冲着手机大吼一声:“不可能!我不信!不信!!”

    他用力按断了电话,拳头紧紧握着,指甲深深的嵌入肉中,满身释放着绝望气息。

    短短时间,他从春风得意跌下云端,承受极致的痛苦折磨。

    周围人都被他不正常诡异情绪的怒吼惊动,纷纷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连安明霁,都眼神略带深意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余硕嘴角渗出淡淡血迹,这是他不自觉咬破了唇。

    “余硕,怎么了?”姜汉义发觉不对,满脸担忧上前,拍了拍他肩膀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