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家人悲伤气氛在厅内蔓延,穆子繁将视线从他们身上移开,对上不远处对他轻轻颔首的父亲,他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余硕是京城新贵余家的嫡子,余家已经进了内阁,身份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他更是荣亲王的第一大秘,还是尹家尹二爷的女婿,更是玄霁门弟子,顾锦的徒弟。

    玄霁门顾锦跟达尔文家族的渊源甚深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牵扯太大,他必须要小心谨慎对待。

    尹家今日之事,只是一个开端,京城即将大乱,穆家不能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穆子繁走到顾锦面前,压低声将之前尹家发生的悲剧一一告知。

    尹家家主尹志强,尹二爷尹志坤,尹夫人方丹妮,还有尹雨菲都死了,他们死状凄惨,被人废去修为折磨而死。

    余硕跟尹雨菲的儿子,余天睿却是下落不明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尹家今天的惨剧,皆是韩亦萱所为。

    她携大批高修为修士,以及矮国傀围包围尹家,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穆子繁捏紧了手中的拳头,声音沉沉:“虽说韩亦萱是皇室公主,若是没有宸宫住着的那位点头,她又怎么有胆子带人杀上尹家,将尹家主,尹二叔残害。

    现在尹家只剩一个尹戈平,不过他的修为被废,已经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,这也是他死里逃生的缘由。

    效忠尹家的明心派,门中修士折损大半,从今日起,尹家算是覆灭了,即使尹家旁系中有出色的修士出面? 怕是也无法挽回尹家今日的折损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就算是穆大少,声音都难免沉重? 语气中透着兔死狐悲的失望。

    顾锦捏了捏轻握的指尖? 眯起双眼? 眸中冷光直射穆子繁:“皇室为什么会对尹家下手?”

    她直觉眼前男人,一定知道什么。

    他身为穆家人,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太过强烈。

    穆子繁垂眸? 却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有些话? 他身为穆家人,是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这是尹家的事,不该从他口中说出。

    穆子繁抬眸了? 目光扫向跪在四口棺材前? 如没有灵魂木偶一样的尹戈平。

    看出他的为难? 顾锦不再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余家人抱在一起陷入无限悲恸中? 众人对他们面露同情与怜悯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? 尹家的覆灭? 只是一个开端。

    皇室撕破脸皮,下一个开刀的人是谁,谁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风雨欲来,京城要变天了。

    余硕抱着父母悲痛欲绝的哭泣,顾锦将他无助? 绝望? 悲伤模样看在眼中? 一股无力感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皇室? 她从未与韩家人打过交道。

    可他们却伤了大徒弟的妻与子,让他如此痛苦。

    身为余硕的师傅,顾锦脑海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她竟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滔天的愤怒? 有!

    叫嚣的杀意,有!

    可更多的是,迷茫。

    其实心底隐隐有个念头冒出。

    杀进宸宫,找那个将天下玩弄于掌中的男人,为徒弟讨回公道?

    若是如此,从此以后她再也无法独善其身,彻底搅入京城各方势力中,属于她的未来道路,再也无法估算。

    这样,其实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只是——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