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抬头,仰视从始至终都陪在她身边,比她高出一个头,姿容优雅俊美的青年。

    今生,她得以重活一世,除了家人,最放在心上的人,只有一个安明霁。

    这是她上辈子,死去亡魂的执念。

    安明霁是唯一,慰她亡魂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除了在面对他的事上,她从来都是抱着得过且过,只求生活安稳无欲无求的平淡生活。

    偶尔几次动怒,皆因他而起。

    然而,当年她创立玄霁门时,对徒弟的承诺在耳边清晰响起。

    “做我的徒弟只有一条,别惹事生非,但受了欺负也无需忍耐,我玄霁门的人不许任何人欺辱,这是死律!”

    玄霁门弟子,不受任何人其辱!

    这是她曾给几个徒弟的承诺。

    如今,余硕的岳家被皇室所杀,妻死子下落不明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已经被人欺负到如此境地,她如何能坐视不理!

    顾锦眼底明明暗暗,闪动着起伏不定的光芒。

    望着不远处满身悲伤与绝望,哭声颤抖嘶哑的余硕,顾锦眼泪差点就要忍不住落下。

    师徒二人认识这么多年,她何曾见过徒弟如此凄惨模样。

    当年那个谦逊阳光,洒脱随性,高大帅气余硕,从今以后,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余硕骨子里一直没变,依然保持着良善本性。

    可老天何其不公,让他承受这样的痛苦折磨。

    转瞬间,顾锦眸中绽放出狠戾之光,强烈到站在她身边的安明霁很快察觉。

    安明霁眯起一双桃花眸,不解地盯着顾锦看。

    顾锦深呼一口气,迎上安明霁探究的视线,她情绪不太稳定,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许是她眸中光芒太过沉重决绝,周身释放出的哀痛,让安明霁很快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的阿锦姐姐在生气,舟山释放出若有若无的杀意,他如何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安明霁已经不是曾经的少年,因顾锦当年被余硕所缠,而心生妒意。

    余硕的遭遇,他虽说没有太多的同情心,相识这么久,难免心中不快。

    他是阿锦的徒弟,动了阿锦的人,让阿锦不痛快,就是间接与他作对。

    安明霁伸出食指,放在顾锦失去血色的唇上,阻止她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他低沉悦耳的嗓音,缓缓响起:“阿锦,你想要做什么,尽管去做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顾锦暴躁与愤怒的情绪,很快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目光变得柔和,脸上表情也好看不少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顾锦伸手拉起安明霁那只比她大了一圈的手,语气十指相交,紧紧握在一起。

    安明霁无声微笑,那双勾人的桃花眸中,绽放出无限温柔与宠溺光芒。

    有了安明霁的支持,顾锦头脑逐渐清晰许多。

    今日,尹家的遭遇,她势必要为徒弟讨个公道!

    顾锦对艾伦等人命令道:“艾伦,关上大门!”

    “是,顾小姐!”

    艾伦与其他异能者,一直守候在她跟安明霁身后,闻言连犹豫都不曾,立即带人转身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顷刻间,尹家大厅大门紧闭,所有出口乃至窗户,都被达尔文家族的异能者紧闭,他们站在原地把守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