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么多年,尹戈平在内阁并没有游手好闲。

    父亲把他推进内阁,这几年的调-教,参与宸宫的勾心斗角,尹戈平的心计又岂是一般人可比。

    大厅陷入了短暂的寂静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好久,尹戈平缓缓出声:“因为皇太子韩亦彬……”

    韩亦彬,正是当年,被顾锦亲手废去修为的人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顾锦不止一次听到这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皇室盯上她,多少与韩亦彬有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尹家今天所发生的事,竟然也会跟其有关系。

    顾锦有预感,尹戈平接下来的话,会牵扯到很多,甚至包括她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——

    尹家今天的遭遇,还要从尹戈平同母异父的妹妹,尹湘玉说起。

    尹湘玉当初在圣诺酒店伤害尹雨菲,暴-露了她跟矮国人的纠缠,后来在医院趁机逃跑。

    就算是她逃走,尹家也一直在盯着她。

    从去年开始,尹家发现她所嫁的易卡斯家族,不止跟矮国人有联系,甚至还跟在京城消失多年的皇太子,韩亦彬牵扯甚深。

    尹家派去暗中盯着他们的人,发现了一些不外人知的隐情。

    比如,当年韩亦彬被送出京城的原因,竟然是被人废去了修为。

    皇室继承者,从来不会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韩亦彬被废去修为,就意味着他与王位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这几年皇室一直没放弃追查,当年废韩亦彬修为的凶手。

    直到年初,终于有了眉目。

    皇室将视线转移到玄霁门身上。

    这件事本来跟尹家并没有关系,他们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只是韩亦彬为了一己私欲,为了恢复修为,准备动用矮国的秘术。

    矮国秘术手段极其残忍,需要一个有修为的人献祭。

    若是韩亦彬想要恢复修为,就要残忍的杀害另一名修士。

    他们盯上的人,竟是尹家人。

    尹二爷最宝贝的女儿,尹雨菲。

    尹湘玉本就恨尹雨菲恨得要死。

    听说韩亦彬需要一名修士献祭,第一时间提出人选尹雨菲。

    在他们想要对尹雨菲动手之前,尹志强与尹二爷先下手为强,他们让暗中盯着的人,把韩亦彬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也是皇室为何如此动怒,甚至对尹家赶尽杀绝的缘由。

    顾锦听闻,面色微沉。

    周围其他人,听到如此内幕,也不由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唯有穆家主,穆子繁脸上并没有太过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对此知道一些内情。

    尹戈平交代完,盯着父亲,二叔的棺材,目光沉痛而哀伤。

    顾锦不咸不淡道:“韩亦彬死了?”

    虽是疑问句,她却有几分肯定的语气。

    尹戈平脸上表情微楞,不可思议地回头盯着顾锦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那双眼睛满是疑问,像是在问你怎么知道。

    “呵!”顾锦冷哼一声:“若是韩亦彬还活着,韩家知道你们抓了人,肯定第一时间与尹家交谈条件,今天尹家所遭遇的一切,说明是动了不改动的人,并且造成了无法挽回的结果。

    我猜韩亦彬应该是死了,否则皇室不会如此大动干戈,对尹家下手如此狠毒,到了赶尽杀绝的地步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