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明霁自然而然地牵起她的手,“阿锦,宸宫也许不必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目视眼前一幕,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,透着点莫名的味道,似是对此很满意。

    若是余硕身份背景不简单,那是不是不需要顾锦再出手做什么,他们自己有其他安排。

    他心底终究是不愿,顾锦身陷危险之地。

    “还是要去的。”

    顾锦并不准备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今日宸宫之行,她是以余硕的师傅名义而去。

    即使徒弟身世复杂,或者其势力有别的安排,都与她要做的无关。

    安明霁闻言,轻轻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顾锦像是没看到,立即对万俟家主传音,让其尽快安排进宸宫事宜。

    再晚,天就黑了。

    传音入耳,万俟家主神情微楞,快速回头。

    对上顾锦决然神色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走到与裘老太太叙旧的万俟仙姑身前,低语了几句,这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安明霁将这一切看在眼中,他弯起的唇角下沉,侧头看顾锦:“非去不可?”

    顾锦歪了歪头,眼底含笑望着安明霁棱角分明的侧脸,这张俊美无俦的面容,轮廓深邃,精致无暇。

    真是怎么看都让人看不够,当真是养眼极了。

    只是,安明霁脸色臭臭的,不太高兴模样,格外让人注意。

    顾锦无视他不悦的容颜,抬手捏了捏他肃穆的脸,轻笑出声:“乖乖等我,我一定会平安归来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握住她的手,轻轻把玩着她的手指。

    他缓缓垂眸,将眼底的狠戾与杀意遮掩。

    “阿锦,何必如此折腾,若是你看他们不顺眼,我派人将他们解决就是,绝不让他们见到明天的太阳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悦耳低沉,说出的话,却让人听了背脊发凉。

    这个他们是谁,无非是宸宫之主,以及韩亦萱。

    若是被其他人听到这一番话,势必要闹个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宸宫之主是谁,那是掌天下之主,是牢牢稳固京城各大势力的重要角色。

    若是他一死,各方势力将蠢蠢欲动,到时候京城可不是大洗牌如此简单,势必会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从古至今,皇室一直是稳固各方势力的重要存在。

    顾锦脸上的笑意消失,她微微蹩眉:“我从未想过要杀他们,杀了他们对我来说太过不值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宸宫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安明霁清楚,她有空间传承上古逆天之术,也知道背负人命,会有恶果在身。

    尽管一条人命的恶果,对阿锦来说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但,不到不得已的地步,她从不取人性命。

    顾锦从空间拿出两枚红色丹药,让安明霁看的清清楚楚:“皇室中人没有一个是干净的,他们的恶果也必然有之,我会让他们提前尝到所种的恶果。

    杀人不过头点地,有时候活着日日备受煎熬痛苦折磨,才是最折磨一个人的精髓所在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他们还不能死,尤其是掌权的那一位,若是他死了,牵一发而动全身,京城各大世家,内阁各大势力,甚至那些在暗中窥探的他国势力,都会伺机而动,到时遭殃的还是平民百姓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