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能察觉到,从踏入这座金碧辉煌殿内那一刻,周围空气都变得密不透风,似是被无数双眼睛盯着,许多人正在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她看到万俟敬仪的小动作,目不斜视,规规矩矩地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“扬宏,这么晚了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顾锦听到屋内传来陌生男人询问声,声音威严而低哑。

    “陛下,尹家出事了!”

    万俟扬宏干脆利落出声,毫无周旋之意。

    “哦,这事啊,我知道。”陌生男人声音平静:“你来就为这事?”

    万俟扬宏没有否认,他微微躬身,沉痛道:“尹家本家嫡系被杀,明心派众弟子死伤大半,唯有尹志强亲子尹戈平侥幸留下一命,还请陛下给尹家留一条退路。”

    他嘴上如此说着,内心却对皇族放过尹家之事没有任何期待。

    “呵!他们尹家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骄纵地女声随之响起。

    只听这刺耳声音,就可以得知声音主人,是何等的傲慢无礼,缺乏教养。

    顾锦微微抬眸,扫向屋内坐在主位的上的中年男人,以及他身边长相明媚,双眼含着戾气的女人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正是韩永安,他淡淡地瞥了一眼女儿:“亦萱!”

    韩亦萱轻哼一声,转过去头,独自生着闷气。

    韩永安出声虽威严,脸上的神情,却半点没有责怪女儿的意思。

    万俟扬宏与这位君主相处多年,自然了解其秉性,从始至终,他都不曾抬头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静静等待着,不骄不躁。

    顾锦暗暗打量着会议室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把守在房间各个角落处,有六名身穿制服的侍从,且自身修为不低,都在筑基期。

    站在韩永安与韩亦萱身后,还有两名身穿军,中制服,手持武-器满身煞气的高大男人。

    加上韩永安与韩亦萱,会议室内总共有九人。

    韩永安转动着拇指上的翠绿玉扳指,锐利的双眼微眯,“扬宏啊,你可知道,这么多年来皇权一直受制于人,我是夜夜不能寐,每每想起,总觉得有愧先祖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万俟扬宏为何来,只是没想到他态度会如此直接。

    尹家与万俟家,向来井水不犯河水,两家关系不远不近。

    今天万俟扬宏之举,让他心下疑惑。

    突然,韩永安发现有人在盯着他。

    视线一转,他立即发现顾锦的身影,对方存在感极低,根本不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可她的一张脸,让人无法忽视,美的太过突出。

    按理说这样的美人,不该没有存在感,应该在对方踏进房间的第一时间,就该让人率先注意到。

    往日,万俟扬宏带人来,韩永安从未见过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只瞧着对方那张出色容颜,他莫名觉得熟悉。

    对方一双琉璃般纯净清澈的眼眸,回视他的光芒隐隐发冷,即使她很快垂下眼眸,韩永安依然将其眼底的冷光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若是他之前没看错的话,对方眼中似是还有狠戾之光。

    只这一眼,韩永安就将顾锦绝美透着诱人妩媚,与清纯并存的容颜,深深刻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有一美人兮,见之不忘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