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永安眯起双眼,盯着站在不远处垂眸安静女人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这是个美人。

    唇红齿白,妩媚清纯,身上还有一种岁月沉淀的气质。

    若他见过有这样的美人,不该记不得。

    韩永安双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顾锦,神情先是迷茫,随即面色转为慎重。

    他记起来了!

    “臣惶恐!”

    万俟扬宏因韩永安一番话,弯曲的身体更加低了一些。

    似是非常惶恐,可他声音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韩永安收回视线,转动手上的翠绿扳指不由加快。

    他缓缓垂眸,将眼底的阴暗与狠戾不动声色的遮掩。

    半晌,只听他低笑一声,语气带着漫不经心:“惶恐?你们有什么惶恐的,这么多年军,政,财,哪一个不是被你们所把控,假以时日,你们是不是想要将我取而代之?!”

    “臣之忠心日月可鉴,还请陛下收回此言。”

    万俟扬宏站直身体,露出他那张坚毅忠心的脸,眼底一片清澈与忠心,就像他真的对皇室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韩永安玩味儿一笑,视线一转,扫向站在他身后的顾锦身上。

    他伸手一指:“你的忠心,就是带着陌生人踏进宸宫?你们万俟家想要做什么?!”

    万俟扬宏脸上平静快速退去,第一时间挡在顾锦面前,万俟敬仪与父亲动作出奇的一致。

    屋内的侍从也立即冲到韩永安与韩亦萱身前吗,双方很快展开对峙。

    会议室内,气氛一瞬间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顾锦脸上的小心翼翼收敛,伸出白皙好看的手指,将将眼镜从鼻梁上摘下,她唇角勾起一抹无奈的弧度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她还什么都没做,就这么暴-露身份。

    皇室的能力,还真的是不可小看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她是哪里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万俟扬宏很快反应过来,他护着顾锦的动作,究竟是有多蠢。

    他也是一时慌了手脚,才做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来。

    当真是愚蠢至极!

    此时后悔已经没用。

    尽管到了这时候,万俟扬宏依然顶着压力,辩解道:“这孩子是家中亲戚,也是我新招的秘书,今天是她第一日进宫,难免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,还请陛下见谅。”

    韩永安理都不理他,他锐利目光直射挡在身后的顾锦身上。

    顾锦一双美眸淡淡回视,面色含着微笑,甚至还对他轻轻点头,算是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韩永安眸中阴狠之光蔓延而出,周身杀意都不在遮掩。

    他冷声开口:“玄霁门门主顾锦,金丹修为,与达尔文家主关系密切,在京城小有名声,人称小九爷,不知道我说的可对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她?!”

    韩亦萱听到父亲的话,立即坐直了身体,妒忌的目光直射顾锦。

    顾锦从万俟扬宏,万俟敬仪父子二人身后站出来。

    她对坐在主位的两人,行了个意国贵族礼仪。

    这是艾伦,卡西他们的日常功课,她坐起来非常熟练,还有这说不出的优雅与美。

    “正是,能让身份贵重的两位所了解,当真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她!”

    韩永安目光沉沉,对身后人下命令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