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究竟是什么怪物!”韩永安大喝出声,似是被这一幕所震慑。

    万俟扬宏,万俟敬仪也因顾锦这一手所震撼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们对顾锦真的是佩服至极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皇室会议室中,布下天罗地网的阵法,他们却是一清二楚的。

    皇族有传承上千年不外传阵法,一旦被困其中不是元婴修为,根本没有人能打破。

    低修为修士,最终都会被困在这高等阵法中,更不要说是普通人,更无活路。

    这也是之前父子二人焦急慌乱的缘由。

    顾锦不知道这些,此时她耐心已经耗尽。

    她从空间拿出两颗红色丹药,迈着轻慢地脚步,就像是在花园中漫步一般,朝韩永安一步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明人不说暗话,皇族与尹家恩怨与我没有任何关系,但我大徒弟的媳妇尹雨菲,竟也被你们的人杀害,他们的儿子更是下落不明,你们是不是要给一个交代?

    今日我只为两件事,其一,我大徒弟的孩子余天睿在哪里?他是余家子嗣,是个无辜孩子,想来与皇族没有任何恩怨,何不将人放了。”

    韩永安没看到顾锦手中的红色丹药。

    在对方打破阵法那一刻,他内心慌乱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,他多想对外大声呼唤。

    但有结界在,就算是他喊破喉咙,也不会有人知道他现如今的险境。

    顾锦的话,他只听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听其意思,并没有与皇族作对的打算,他心下微松口气。

    韩永安大脑快速转动着,想着该如何快速脱离潜在的危险。

    他就不相信今天,万俟家带人进来,真的敢对他下杀手。

    但对未知的危险,心底终究是不安的。

    顾锦站在韩永安面前,眼底神色微楞,就连脸上的温和都转为冰冷:“余天睿他在哪?”

    听到余天睿,韩永安面色迷茫: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他神色不似作假,顾锦的视线越过他,看向坐在身后座椅上的韩亦萱。

    后者对上她的视线,神情一愣,随即露出咬牙切齿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他跑了!”

    顾锦:“怎么跑的?跑哪去了?”

    若是余天睿在尹家跑的,尹家的人不可能不说。

    就算是尹家损失惨重,明心派还是有不少活口存在,他们怎么可能放任一个孩子跑出去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那小崽子怎么想的,我本来看他不哭不闹跟个小怪物一样,想要带他回来,在半路上他突然跳下车跑了,等我派人去追的时候,那小怪物早就没影了!”

    韩亦萱一口一个小怪物,她没看到顾锦眼底闪烁的狠戾。

    对方的态度,让顾锦想起不美好的记忆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安明霁也是被人如此嘲弄。

    顾锦扬起胳膊,在虚空中快速挥动。

    “啪啪!!”

    隔空而来的巴掌,扇在韩亦萱的脸上。

    打得对方措手不及,整个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韩亦萱伸手捂着热-辣辣的脸颊,缓慢地抬起头来,神情呆滞地望着顾锦。

    对上顾锦冰冷眸光,韩亦萱心下产生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可她皇室公主,何曾被人如此打过脸,随即而来的是滔天愤怒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