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方就像是一直在等她的电话,电话刚拨出去,下一秒就被人接通。

    “阿锦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青年暗哑低沉夹杂着些许困倦慵懒地嗓音,从手机声筒内响起。

    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。关注VX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领现金红包!

    这性感魅惑声音,直击顾锦的耳朵。

    熟悉嗓音,听得她浑身似是通了电。

    顾锦严重怀疑,这臭小子在用声音撩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在周围人无人看到的角度,顾锦冲天翻了个白眼,声音平静道:“看来你是回家了,我这边刚完事,准备先回尹家那边看看,你要是困了就先睡?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,陷入短暂的沉默。

    时间也许三秒,也许十秒,也许一分钟,或者更长。

    顾锦的头发被夜晚的风中吹乱,她伸手将头发捋顺挽到耳后。

    很快,手机再次响起安明霁的声音:“阿锦,你先回来吧,出了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他低沉嗓音中再无半点慵懒,甚至还多了几分肃穆。

    顾锦弯起的唇角,不自觉抿起。

    她扫了一眼万俟家族众人,声音温和带着些许安抚:“我马上就回家,大概半个小时左右能到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声音含笑:“我会让卡西给你准备夜宵,等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,乖乖等我。”

    顾锦结束通话,转身对万俟父子二人说:“我就不跟你们一道了,小安在家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安排人送小九爷回去。”

    万俟扬宏抬起手,就要对停在不远处的车招手。

    他刚抬起手,顾锦出声阻拦:“不用,有人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,从黑暗中驶来。

    顶着一头独特金色发质的艾伦,从驾驶位上下来。

    他帅气而成熟,是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。

    艾伦迈着优雅的脚步,来到顾锦面前,先是行礼,随即打开正对着她的后座车门:“顾小姐,请上车。”

    顾锦对万俟家父子二人摆了摆手:“我先走了,回头有事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小九爷慢走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慢走——”

    目送顾锦所乘坐的车离开,直到车影消失后,万俟家父子二人也转身上车,快速行驶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东门南街。

    距离宸宫不算远的八十八号四合院。

    安明霁站在阳台,背影宛如一幅画,安静而美好,他侧脸的轮廓在月光下,如同古希腊雕塑完美。

    青年目视前方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在院子内,多多正在池塘水边玩耍,时不时发出愉悦的低唔声。

    似是对方的愉悦声音,打扰了安明霁的思绪,他一双黑眸微动,唇角挑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    在客厅内擦拭物件的卡西,偶尔抬头神色担忧地关注,站在阳台穿着很少的安明霁。

    身后担忧眸光,安明霁不可能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他站在原地好一会儿,终于转过身,他踩着优雅脚步,来到客厅,随手把手机搁在桌上。

    卡西立即迎了上去:“家主,这么晚了还不睡,是在等顾小姐?”

    安明霁轻轻颔首:“嗯,阿锦很快就回家了,卡西辛苦你一下,给她做些好消化的宵夜。”

    “家主您客气了,这是我分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卡西放下擦拭物件的抹布,转身走向厨房。

    安明霁来到沙发前坐下,两只腿交叠在一起,以一种极其舒适慵懒的姿势,背靠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卡西走进厨房没多久,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外国女人。

    对方身材妖娆,并不像是华国那么保守,即使在冬春寒冷交替之季,她依然穿着单薄而性-感。

    她有着一头酒红色头发,一举一动都带着女人独特的性-感与妖娆。

    女人周身气场与她那双眼中的戾气,并不会让人把她当做徒有虚表的花瓶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一看就非常精明能干,脚步轻盈而没有声音,能看出她身手也不凡。

    达尔文家族的都知道她,这个女人的能力仅次于艾伦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达尔文家族,每任家主身边的贴身女侍,她现在的身份就相当于卡西。

    她们在送到家主身边前,都是经过层层厮杀与考验,可谓是九死一生,活到最后的每一个女侍都身手不凡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某些原因,安明霁把她安排到艾伦的手底下,人尽其用,也不算是浪费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Linda在安明霁没有正式成为达尔文家主时,在他身边待过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后来因为她让人误会,他身边有外国女友,甚至还进了一趟局子,让人误会他的感情生活混乱,还让顾锦误以为他交了女友,这样天大的误会,安明霁这才把人送走。

    偶尔艾伦有事外出,他也会把事情交给Linda处理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Linda是个不错的帮手,她能力出众,一个顶十个,无论是战斗力还是家族事宜,都没得挑。

    “家主,都搞定了!”

    Linda走到安明霁面前,微微欠身,语气恭敬。

    她就如同一只乖顺的波斯猫,将周身的利刃与戾气全部收敛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就只是个无害的性-感尤物,任何男人见了她,都会忍不住心动,甚至臆想出与她共度良宵的种种极限画面。

    他们完全不会想象到,这个女人手上沾染了多少人命与鲜血。

    安明霁修长白皙手指,轻轻敲打在沙发上,几乎没有发出声音发。

    可随着他的动作,Linda的心跳都忍不住放缓了速度。

    她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,等待比她还小的青年下一步吩咐。

    Linda不敢小觑才上任的新家主,对方的手段她这两年亲眼目睹,实在是太狠太残酷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对外人,还是自己人,狠辣手段简直是让人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安明霁没看Linda,他轻轻皱着好看的眉,想到之前交给Linda处理的那几通电话。

    那分别是从M国,Y国,F国,S国等掌权者派人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们同时致电而来,因同一件事。

    各国来电虽言语不详,话中的意思却是在警告达尔文家族,不许插手各国皇室事宜。

    达尔文家族能在这世间屹立多年而不倒,一直站在俯视大多人的高度位置,还不被各国掌权者围攻,就是因为他们向来不插手各国皇室政,事,当然意国除外。

    在意国,达尔文家族本身就是皇室成员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