达尔文家族不惧怕各国的危险,但为了这些事,而让他们给家族生意上找麻烦,继而耽误他接下来跟阿锦的情感之路,就完全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看来还是要打破接下来的安排,将提前做好的准备往后推迟。

    安明霁心情不会太好,俊美容颜神色变得阴沉。

    脸上的表情似是极为不耐。

    眼下的麻烦,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安明霁薄唇微启,对Linda冷声吩咐:“以后他们再有电话打来,你一并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家主!”

    Linda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是之前她处理各国掌权者派人打来的试探电话。

    这些事,又何须家主亲自来出面。

    安明霁眉头不悦皱起,脸色极为不好看。

    达尔文家族有条恒古不变的规矩,就是不插手任何国皇室事宜。

    意国不算,一旦他们偏向某个国家皇室,就会引起其他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达尔文家族掌握着这个世界上,杀伤力最强,且数量最多的武器,他们若是有跟其他国皇室联手的征兆,势必会挑起莫须有的战斗。

    今天,安明霁只是出现在尹家,京城之乱初现征兆,就引起各国前来打探消息的动静,可见他们的狼子野心。

    安明霁懒懒地靠在沙发上,嘴角扬起一抹邪肆冷笑,风流多情的桃花眸半眯,好看的卧蚕微微鼓起,整个人慵懒而华贵。

    清冽声音在厅内响起:“明天我要带阿锦姐姐去崖州,安排好出行事宜,动静不要搞太大,但也不必遮掩行程,让该知道的清楚我们离开京城就好。”

    为了意国皇室,为了达尔文家族平静,也为了这个国家的安宁,他要离开京城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Linda不明所以,眼底闪过疑惑。

    她没有多嘴询问,只是恭顺点头:“是,我会尽快安排,家主跟顾小姐大概明天几点出发?”

    “等阿锦回来再定。”

    崖州距离京城很远,乘坐飞机需要六七个小时。

    那边的气候非常温暖的地方,那里有阳光,沙滩,美食,是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眼下京城众人穿棉衣,崖州那边的人一年四季都穿短袖裙子,两地的气候差异很大。

    安明霁吩咐Linda,准备好夏天的衣物跟其他准备。

    在Linda下去后,安明霁坐在沙发上,俊美容颜毫无表情,整个人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选择去崖州,还有一个缘由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达尔文家族在崖州,跟人洽谈的一笔生意出现了问题,双方人马全部没了消息,派去的人也没有消息传回来。

    他要亲自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嗥嗥嗥……”

    院子外,突然传来多多激动地兴奋叫声。

    只听其欢快的声音,安明霁立即站起身,朝门口方向走去,脚步匆忙而急促。

    走到门前,院子内的情景,被他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他等了一晚上的人,正在院子里跟多多玩闹。

    顾锦弯腰撸着多多的毛发,不经意抬头间,对上安明霁桃花眸中深情视线。

    因夜晚,青年眼底的温柔与深情,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顾锦拍了拍多多的头,一步步朝倚靠在门口的安明霁走去。

    “究竟出了什么事?听你在电话的语气还蛮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很担心安明霁。

    只要对上他的事,她的所有理智,就像是集体罢工。

    在顾锦走到眼前,安明霁伸手握住她的手:“这些事一会儿再说,你手怎么这么凉?”

    他拉着人进了房间,多多也屁颠屁颠跟上来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动静,卡西从厨房走出来:“顾小姐回来了,夜宵刚刚好,您要不要现在用一些?”

    顾锦:“谢谢卡西,我刚好肚子有点饿。”

    卡西对她弯身行礼,恭敬问道:“您是在餐厅吃,还是在客厅?”

    安明霁拉着人坐到厅内的沙发上,开口说:“端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——”

    卡西转身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顾锦被安明霁按在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安明霁坐在她身边,先是回答了她之前的问题,继而将裘老太太跟余硕的身份,以及他后背皇室继承者的图腾告知。

    顾锦闻言眉头紧皱,余硕的皇族成员身份,她倒是并没有太多的意外。

    在裘老太太出现在尹家时,从穆家,万俟家的态度可以看出,他们对老太太熟悉与恭敬态度。

    但这都不是顾锦最关心的问题,她现在担心的是,M国,Y国,F国,S国等,对于达尔文家族的警告。

    一旦小安牵扯到这件事,所引起的后续问题会有些麻烦,尤其是在小安如今刚接手达尔文家族,根基还不算完全稳定下来的时刻。

    顾锦沉默半晌,出声提议:“小安,你要不要离开京城一段时间?”

    安明霁握着她的双手,轻轻揉搓着,将她手上的凉意驱散。

    听到顾锦的提议,他唇角挑起愉悦的弧度:“阿锦跟我想到一块了,我已经安排人准备明天就离开京城,打算去趟崖州,那边的气候很舒服,空气环境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崖州?会不会太远了些?”

    顾锦只是想要他离开京城,在周围的其他城市就好,这样他们见面也会很方便。

    若是去崖州,她想要见对方一面,要飞很久。

    顾锦脸上的神色,安明霁如何看不出她的想法,他松开顾锦温热的手,十分自然地将人拉近。

    他深邃多情的桃花眸,紧紧地盯着顾锦。

    直到把人看得即将不自在,安明霁眸中闪烁出几分笑意,他性-感薄唇微启:“阿锦,你是不是误会了?我打算带你一起去崖州,我们好不容易相聚,怎么可能把你留在京城。”

    顾锦双眼微睁:“余硕这边出事,我不太放心。”

    大徒弟出事,她如何走得开。

    一旦皇室要动余家,她势必要护住他们的。

    虽说,韩永安接下来能老实一段时间,谁又能保证对方,不会因她今晚出手教训,逼对方服下余生都将陷入痛苦折磨的梦魇丹药,而心底不甘心。

    韩永安这人睚眦必报,绝不会是吃闷亏的性子,想必肯定会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。

    他跟矮国人合作,那些矮国人的下三滥手段,就够让人头疼的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