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明霁垂眸温柔注视怀中的人,眼底眸光温柔如水,若是顾锦睁开双眼,势必会溺死在他的眼神中。

    也只有在这时候,安明霁才敢将一腔深情尽情释放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对顾锦的占有谷欠,也知道他内心偶尔冒出的阴暗极端想法,怕吓到阿锦,往日里他轻易不敢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,对方这副安心沉睡的模样,很是取悦了他,安明霁唇角不由弯起愉悦弧度。

    就这样抱着阿锦,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们,时间就此静止,也挺好。

    他享受这种无人掺和进来的独处时光。

    就像是天地之间,只剩下他跟阿锦,再没有人可以打扰他们。

    桌上结界中,被结界笼罩在内的手机屏幕暗下去,然而,手机很快再次亮起。

    电话是万俟敬仪打来的,想必宸宫里已经有结果了。

    安明霁抱着顾锦缓缓起身,抬脚朝对方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就算他再贪恋拥抱阿锦的感触,眼下还是正事要紧。

    他要知道宸宫发生的一切,才能安排接下来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锦躺在卧室内安然沉睡时,安明霁已经来到餐厅,吃着卡西精心准备的早餐。

    他给万俟敬仪回了电话。

    得到的答案,与他所猜想虽有出入,可大致结果还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内阁逼迫韩永安退位,可他掌权这么久,怎么可能轻易放下权势。

    但这次内阁八大家族共同逼迫,他不得不选择退一步。

    韩永安将会继续在位一年,一年之后退位,余硕上任。

    这一年的时间,余硕会进行各方面教导,学**王之术,为一年之后的上任做准备。

    这是皇室与内阁各退一步的结果。

    从今以后,余硕就是下一任继承者,他将会受各大家族的保护。

    无关效忠,只因各自的利益。

    尹家事也已经有了最后结果,面对皇室他们肯定无法讨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韩永安派人残杀尹家众人,是因皇太子韩亦彬之死,要说其中是谁的过错,很难追究去下定论。

    只是韩永安的手段太过残忍,尹家绝不可能再效忠他,甚至可以说是与他至死方休。

    尹家只剩尹戈平这个嫡系,下一任尹家之主是他,尹家依然保留在京城四大家族之位。

    这是内阁一众商议决定的,尹家的根蒂终究在那,皇室寒了尹家的心,他们不能再踩上一脚。

    短时间尹家难以恢复盛期,不过只要四大家族有他们的位置,曾经的人脉底蕴还在,尹家旁支也有一些可调-教的子弟。

    假以时日,尹家一定会再起巅峰。

    之所以有这个自信,是尹戈平已经恢复修为。

    昨晚,顾锦给他的九转还魂丹,不止将他修为恢复,甚至还提升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在被废之前,尹戈平修为筑基四层。

    而如今他的修为,已经达到了筑基九层巅峰。

    他距离金丹期非常非常近,只需临门一脚,也许这一脚需要三年,五年,他还年轻,有的是时间去突破。

    就算是尹志强与尹二爷在世,修为没有尹戈平高。

    一个修为高深的家主,何愁东山不起。

    尹家的附属势力知道他的修为,势必会尽心效忠他。

    父亲的遗愿,他不会食言的。

    至于昨晚送到尹家的韩亦萱,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死前,她承受了极大的痛苦,连尸体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餐厅桌上的手机开着免提,从声筒中传来,万俟敬仪讲述昨晚发生的种种情况。

    安明霁放下手中的筷子,伸手端起餐桌上的牛奶杯,一口气将杯中的奶都喝光。

    他把杯子放到桌上,拿起桌上的电话,起身离开餐厅。

    边走边对手机说:“事情我知道了,余天睿找到没?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:“暂时还没有消息,不过内阁所有世家都派人去找了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来到客厅,看到艾伦,Linda带着人站在亭内中央,无声无息,若不是他们还在呼吸,这几排人就跟雕塑一样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们在这里站了多久,一点动静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安明霁路过他们,擦身而过,朝门口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蹲坐在门口的多多,雪白的耳朵动了动,听到他的脚步声立即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嗥嗥——”

    它口中发出低唔声,像是在撒娇。

    安明霁抬腿,用赤倮在外的脚脖,蹭了蹭它雪白的毛发。

    多多以为主子在跟它玩,身后的尾巴摇晃了几下,轻轻一甩,搭在安明霁的脚脖子圈住。

    安明霁伸出另只手,弹了一下它的尾巴,这动作看似轻,实则指尖带着灵力,很疼!

    多多立即低嗥一声,尾巴快速松开他的脚脖。

    见此,安明霁低笑一声,对委屈巴巴的多多,挑了一下眉毛。

    多多傲娇地转身离开,离他远远的。

    远远去看多多的背影,还能看到它夹着尾巴的姿势。

    安明霁唇角笑意加大,对手机轻声道:“能出动这么多势力寻找,想必很快就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也希望能快点找到余天睿的消息。

    想到昨晚余硕那不死不活的模样,他心下也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余硕现在的情况很不好,媳妇死了,儿子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昨晚他又被人带去宸宫当做筹码,听父亲说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,跟个木头人一样没有情绪。

    走到外面的走廊上,安明霁沐浴在晨光之中,因光芒有些刺眼,他微微眯起好看多情的桃花眸。

    他又问:“余硕,是他亲口要的那个位置吗?”

    万俟敬仪没有立即出声回答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才复杂道:“安少,听我父亲的意思,昨晚余硕在场时,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从头到尾都是内阁的意思,没有人过问他的意见,直接把余硕推上那位置上,陷入危险之地。

    安明霁闻言低叹一声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余硕是顾锦的大徒弟,他要是有什么事,阿锦如何能安心跟他离开。

    安明霁跟万俟敬仪又说了几句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的手附在走廊木柱上,修长手指尖轻轻敲打在柱身上,动作有一下没一下的。

    安明霁脸上露出几分沉思,面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突然,他转身对站在厅内的艾伦吩咐道:“去把余硕带来,别让任何人发现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