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坐起来,透过飞机窗口,窗外的蓝天白云被两人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顾锦微微张开嘴巴:“我们这是……在飞机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安明霁松开顾锦的身体,将一旁的衣服捞在手中,为顾锦披上。

    “应该快到了,飞机已经准备下降,在此期间会机身不太稳会晃动。”

    顾锦应了一声,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在睡梦中,安明霁把她带上飞机出远门,虽然打乱她的一些计划,但并没有出言指责他,她起身把衣服穿好。

    安明霁已经穿戴整齐,房门这时被人从外面敲响。

    “家主,还有半个半个小时到,飞机会不太稳。”

    是艾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回应后,转身去看顾锦:“阿锦,饿不饿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顾锦提上鞋子,朝安明霁走来:“我们这是去崖州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安明霁拉过她的手,声音带着几分讨好:“阿锦别生气,来时我都安排好了,余硕那边不用太过担心,他现在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任继承者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消息,顾锦轻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该来的总会来,这个结果她想过。

    无论余硕的命运如何,对方依然是她的大徒弟,该护着还是要护着。

    只是对方的身份有了改变,很多事都会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安明霁认真观察她神色,却无从探查其情绪,他嗓音柔和开口:“你不用担心他们,等京城时局稳下来,我们再回来,在此期间,我确保余家、万俟家都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这么好听,别以为我不追究你先斩后奏的事!”

    顾锦知道对方是怕她生气。

    安明霁赔笑,拉着她的手摇晃了几下:“给阿锦姐姐赔个不是,主要是崖州这边出了点事,要过来解决,之前在崖州跟M国谈得一笔交易,不知道怎么回事双方洽谈的人都消失了,今天早上打来电话,说是有了些消息,我这才赶了过来,事情有点棘手,不得不由我亲自过来。”

    为了安抚顾锦,安明霁也算是豁出去了,可谓是连哄带骗顺便撒娇。

    其实崖州这边的事,艾伦,Linda随便谁来解决都好。

    他将这事搬出来,不过是为了安抚顾锦心底的不舒坦。

    总归将人在睡梦中抱上飞机这事,他做的不地道。

    然而,安明霁哪里知道,顾锦怎么会跟他生气,甚至又如何忍心责怪他。

    不管遇到什么事,顾锦觉得她对安明霁都不会动气,她对他好像永远没有底线,纵容二字不足以形容她对小安的容忍度。

    归根究底,是前世的债。

    小安对她的恩情,以及今生多年相处产生的情愫,他早已成为她身体中的软肋,碰不得,动不得,还得小心护着。

    【领红包】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!微信关注公.众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领取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飞机降落之时,太阳坠到了地平线,傍晚的天空并不阴暗,有一种绚丽的火烧云颜色,崖州的群山在夕阳照射下,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,景色漂亮极了。

    崖州果然气候宜人。

    安明霁,顾锦一行人落地的第一件事,就换上了夏季的衣服。

    之后乘坐车,前往他们在崖州的落脚之地。

    在来之前,他们的入住地方早已经安排好,是一处半山腰的别墅,装修十分复古且书香气息浓郁。

    这一次出行,艾伦,Linda,卡西都来了,就连多多也一并被带来。

    有了他们,顾锦跟安明霁的衣食住行都有人打理。

    尤其是卡西的厨艺,这几年,两人已经习惯她的手艺。

    别墅被人打扫得很干净整洁,室内还蔓延着淡淡的檀香气息。

    顾锦扫了一眼厅内桌上,摆放着精致燃香炉器具,炉盖的的洞口中冒着袅袅青烟。

    她嗅到的檀香,就是从里面点燃的燃料中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顾锦对这股淡淡的檀香气息很满意,闻着不腻,甚至令人心旷神怡,心平气和。

    厨房里有准备好的食材,卡西为两人做好了晚饭,比平日晚饭时间提前了不少。

    从早晨睡着后,顾锦可说是早饭午饭都没吃,她早就饿了。

    晚饭她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安明霁接了一通电话,告诉了顾锦一声,带人神色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他带人走后,顾锦跟多多坐在别墅客厅内的地毯上,一边吃着崖州盛产的水果,一边看电视。

    她知道整栋别墅周围,有不少达尔文家族的异能者守卫。

    他们的气息藏的再隐秘,对如今修为高深的顾锦来说,能轻而易举锁定他们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顾锦知道这些人,是安明霁特意安排的。

    对方接了一通电话,带着艾伦急匆匆离开,想来是达尔文家族在崖州跟M国人谈得那笔生意的事,双方接头人都无辜失踪,这件事怎么都透着诡异。

    顾锦不了解细情,只期盼着安明霁早点解决这些事。

    她终究还是不放心京城事宜,余硕经历此番痛彻心扉之事,不知道他能不能挺得住。

    他们的师徒情谊,虽然没达到师如父的地步,却也如家人般亲厚。

    她还是想要回去看一眼。

    后半夜。

    安明霁带着一身血腥气息回归。

    顾锦一直没睡,白天她在飞机上睡多了,并没有多少困倦之意。

    安明霁回来的第一时间,她就接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见对方满身风尘与血腥气,顾锦呼吸都不禁短暂停止,漂亮的脸蛋微沉。

    发觉安明霁身上的血,并不属于他后,顾锦快步走上前,面色担忧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青年身上不知道沾染了谁的血,透着一股腐尸的味道,实在难闻的很。

    安明霁也知道自身气息不好闻,在顾锦靠近时,他往后退离几步,浑身的戾气收敛,声音温和:“阿锦,让我先洗个澡,一会儿再说。”

    即使顾锦没嫌弃他,没有做出捂口鼻的动作,可他嫌弃自己身上难闻的恶臭味。

    “去吧,我在客厅等你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应了一声,快步上楼。

    跟他一同回来的艾伦等人,也满身狼狈,一身的血腥恶臭味。

    他们对顾锦点头后,也快速离开去洗漱。

    偌大的厅内,下午还蔓延的檀香气息被遮盖,因安明霁一行人的回归,只嗅得到腐尸血腥气息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