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明霁洗漱的时间还是很快的,上下楼不过十五分钟,就再次出现在顾锦面前。

    他换上了藏蓝色缎子睡衣,整个人清爽整洁,更显雅致与贵气,再无之前的丝毫狼狈之态。

    顾锦撸着趴在脚边的多多,顺着对方的雪白皮毛抚摸,安明霁稳稳坐在她对面。

    “说吧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,除了重生初始,顾锦从未见过安明霁狼狈模样。

    若不是遇到棘手的事,他不会搞成那番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清,挺邪门的。”安明霁回想之前发生的事,眉目紧皱,脸色也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关注公众号:书友大本营,关注即送现金、点币!

    顾锦脸色微变:“那就将事情的经过都讲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点了点头,把事情经过重头说起:“前段时间在崖州发现一座金矿,其中的过程比较复杂,这座金矿达尔文家不能据为己有,其中有M方势力掺入其中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金矿,顾锦眉头微皱:“发现金矿,难道不该上报吗?”

    崖州就算是离京城很远,可当地管事的也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那座山已经被买下来了,在发现金矿之后,M方势力先我们一步买下来,手续证明稍有瑕疵,但那座金矿也已经属于私人的了。”安明霁语气带着几分可惜。

    顾锦:“为什么会被M国捷足先登?”

    “说来也是我的疏忽,不过他们也不会讨到什么便宜,金矿所在位置是崖州,不是他们M国地盘上,因为手续不全问题,他们也无法把金矿独吞,只要有心插手,他们完全会损失一笔买山付出的钱财。

    两家商讨的最终结果是四六分,M国四,我这边六,就在双方双方签订协议,准备开采时,那些人都无故失踪了,派人在山下搜寻很久,也没有他们的踪影,事情很诡异,他们就像是消失在这世间,一点踪影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之后,就是今晚饭后,安明霁接到的那通电话。

    在矿山搜寻的人,终于找到那些消失的人踪影,可惜他们都成了一具具尸体。

    其中有M方势力,也有达尔文家族的人,一个都不少。

    在没过去之前,安明霁以为有人知道了金矿的消息,想要从其中分一杯羹,所以来了这么一手。

    等到了地方,他才知道是他多想了。

    那座金矿十分邪门。

    他带人过去后,发觉开采金矿山周围蔓延着浓重煞气,有种让他浑身都不舒服的诡异之感。

    查看过那些尸体后,发现他们身上并没有伤痕,但他们个个睁大双眼,眼底布满血丝,像是生前遇到什么可怕的事,眼底的恐惧看着都十分瘆人,他们就像是被活活吓死的。

    查看过那些尸体后,安明霁带着艾伦等人靠近矿山入口,准备进去查看。

    尸体就是在入口被人发现的,他怀疑里面一定会有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刚踏进矿山,没走多远的路,就遇到了更多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些尸体还有一个共同点,都是女尸。

    她们尸身腐烂恶臭难闻,赤倮在外的皮肉没有一块完整的,穿着也不太正常,就像是汉代时期的衣饰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不是人,可她们却还有意识,见人就会攻击,攻击力不弱,很凶残。

    “恶傀?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顾锦眉头紧皱,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安明霁眼中露出疑惑:“阿锦知道?”

    顾锦拇指轻轻抵在唇间,不太确定道:“我在空间看过一些书,听你看到的那些东西,跟书中记载的恶傀十分相似,不过这玩意我也没有见过,具体也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恶傀跟矮国人炼制的傀有所不同,她们是死物,在地下吸收天地精华所炼制而成,矮国人是拿生人炼制傀,他们跟恶傀不同,攻击力与杀伤力也有着天差之别,不过它们都是非人类。”

    恶傀,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,是至阴至邪之物。

    顾锦双眸紧紧盯着安明霁:“之后呢?看你们回来的模样,是跟它们交战了?”

    “是,还损失了两名手下才全身而退,那些东西太诡异了,无论是灵力还是暗系异能只能伤它们却杀不死。”

    顾锦牙齿轻轻咬着大拇指,眉头轻皱,妩媚漂亮的脸蛋一片肃穆。

    恶傀,她一直以为这是书中记载的东西,在这个世上并不会有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们才初到崖州,安明霁就遇上了这玩意。

    顾锦抬眸,看向坐在她面前的青年。

    只见安明霁眉宇紧皱,那双桃花眸中的阴郁,即使再掩藏也能看出几分。

    看其模样,就不像是就此罢休态度。

    “我进空间一趟,去把那本书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顾锦也记不清什么时候,在空间读过一本记载着恶傀内容的书。

    若是想要解决那些恶傀,一定要详细了解它们。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人就在安明霁面前消失。

    安明霁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在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顾锦刚刚还坐着的沙发,此刻已经空无一人,唯有蹲坐在脚下的多多,满头雾水的望着,刚才女主子还在的位置,一双湛蓝的眸子很是懵懂。

    艾伦冲了个澡,换了一身干净衣服,踏入厅内。

    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人,他快步走了过来,语气慎重:“家主,刚传来消息,M方那边的人无一活口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闻言,脸上没有露出太过意外的神情。

    若是在顾锦没告诉他矿山里那些东西是恶傀,他也许对M方那边的人还抱有一两分期待,知道后就料定他们的结果。

    恶傀,若世间真有此物,接下来怕要是有麻烦了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就算是有恶傀的传说,修道之人才是它们的克星。

    凭借M方与达尔文家的能力,短时间还真的拿它们没办法。

    正在开采的座矿山资源非常丰富,达尔文家族不差这笔财富,但到手的东西,哪有往外推去的道理。

    他损失了不少手下,也不甘心就这么放过那些恶傀,总要让它们消失在这天地间,为死去的那些手下陪葬。

    安明霁轻轻握紧双手,俊美容颜一片狠戾肃杀:“派人继续盯着,让他们不要靠近矿山,造成没必要的伤亡。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

    艾伦离去后没多久,顾锦很快出现在客厅内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