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次出现的顾锦,手中抱着一本厚厚的书籍,书封陈旧,书页层面也泛着淡淡的黄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她对安明霁杨晃手中的书。

    安明霁瞬间变脸,周身肃杀一瞬间消失,快速转为温情柔和,好一个翩翩温和君子之姿。

    顾锦根本来不及发现他的转变,她的心思都在怀中的书上,抱着书来到安明霁身边坐下,将书页翻到记载恶傀的那一页。

    “看这里!”她伸出纤纤玉指,指着泛黄陈旧页面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世间多恶人,故有此恶傀等暴杀人耳。

    魄乃人之根本,死后出体,可变成傀,傀属阴。

    神者魂也,降之于天。

    傀者魄也,经之于地。

    傀经之于地,傀具有阴气之特点。

    傀之形体低矮,冰冷,阴暗,潮湿,幽禁,弥散着像雾气似的……

    欲将其制服,需天地之浩然祥瑞正气,以超凡之力将其扼杀,亦或者以恶制恶,以邪制邪!”

    顾锦跟安明霁头挨着头,一起研究书本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看到最后几句话,两人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书中记载的大概意思是,想要消灭恶傀,除了道家之术,唯二法可将其扼杀。

    天地浩然祥瑞正气,乃紫气东来,在古代乃属帝王之气。

    紫气东来,是祥瑞,是高贵,权利,富贵的象征,多指帝王。

    寻常人没有这泼天的贵气,千万中人也找不出一个来。

    其二之法,要比恶傀更恶,比它更强,以实力将其碾压扼杀。

    看完书中记载,两人面面相觑,眼底皆是无奈。

    他们修炼的不是道法,更没有比恶傀更凶残的阴邪,也没有拥有天地浩然……紫气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突然,顾锦双眼绽放出惊人亮光,她一双美眸上下打量着,坐在眼前的安明霁。

    她出声问:“小安,你们是怎么全身而退的?”

    顾锦的奇怪态度,安明霁想忽略都难,他眉梢微挑,想了想,说:“进了矿山后我们被恶傀围攻,双方交缠时有恶傀偷袭我,艾伦提醒后,我也加入战斗中,再后来M方人进了矿山,恶傀突然开始往矿山深处退。”

    在安明霁诉说时,顾锦开了天眼,打量着眼前青年周身蔓延的浓郁紫气,她一双美眸绽放中惊人的亮光。

    “你再仔细想想,恶傀之所以有退意,是因为M方人进了矿山,还是因为你加入了战斗?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,安明霁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狐疑地看向顾锦:“阿锦的意思是,它们的退意是因为我?”

    顾锦毫不犹豫地点头:“我可能一直没告诉你,这些年来我见过很多人,他们周身被各种气体环绕,黑色,白色,灰色,甚至还有淡淡的金色。

    唯有一人,我见他周身被紫气环绕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就是我。”安明霁接话,语气很是确定。

    顾锦在他面前从不掩藏,她的一句话,一个眼神,安明霁就明白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对,”顾锦没有否认,她伸手指着桌上摊开的书中,某一段话:“我怀疑恶傀的撤退,并不是M方的人进了矿山,而是因为你加入战斗,它们是被你自身的紫气所伤。

    这里有记载,恶傀最惧怕的就是与生俱来的天地浩然紫气,这对它们来说就是大杀器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回想之前在矿山的细情,心中也有了怀疑。

    M方人现在已经全军覆灭,也许那些恶傀真的是因他才会有了退意。

    安明霁深邃眸光芒明明暗暗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么多年来,他还真的不知道自身携带紫气。

    阿锦从来没有告诉过他。

    安明霁桃花眸微微眯起,抬眼打量着正在研究书籍的顾锦。

    在对方聚精会神查看书籍时,他倾身上前,将人直接扑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顾锦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不由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虽然出声很短暂,反应过来是安明霁,可她还是被吓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要吓死我啊!”

    顾锦抬手,以拳锤向安明霁的肩膀,动作轻柔,并没有用力。

    声音也多是抱怨,没有生气迹象。

    安明霁如同变脸一般,本来毫无表情的面容,一下子变得委屈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锦,你身上还有多少秘密我不知道,为什么我不知道自己身携带紫气?”

    顾锦眨了眨眼,内心难得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迎着身上青年探究视线,好半晌,她才缓缓开口:“我也是偶然得到这样的技能,不过也不是想看就能看到的,每个人都自身携带不同气场,想要看清他们各自不同气场,需以身体为介,打开天眼……”

    安明霁知道顾锦身上的很多秘密。

    可顾锦却从没有告诉过他,空间的真正来源,也没有告诉过他,偶然间得到的上古逆天之术。

    这些都关系到,她上一世的死亡与今世的重生。

    她不准备将这些告诉安明霁,这些事只要她一人知道就够了。

    安明霁将顾锦以一种,不可反抗的架势压在下,他没有放松全身重量,他给顾锦留了活动空间。

    盯着顾锦好看的红唇,因解释开开启启,安明霁眸中光芒逐渐变深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在乎顾锦称不上隐瞒的事,只是想要借此机会与她亲近一番。

    可惜,他再次高估了自身的自制力。

    每一次靠近怀中人,他的克制力都是在突破极限。

    面对怀中毫无反击之力的人,安明霁想要低下头。

    用力,狠狠地,吻上去!

    他想把顾锦紧紧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【送红包】福利来啦!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!关注weixin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抽红包!

    想对她诉说,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压抑的感情。

    想要把这个在他面前,向来无所保留的人,退去所有碍眼障碍,深踏山涧,置之死地入山中之谷,做她此生此世唯一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不想要做顾锦的弟弟。

    从来都不想要!

    他想要做她唯一的男人。

    将她据为己有!

    对围绕她身边的男人们,以强势的姿态来宣示,顾锦是属于他的,属于他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安明霁甚至还有更阴暗的想法,他想把顾锦用铁链锁起来,关在一间屋子锁上,房门的钥匙只有他一个人有。

    他不会让任何人看到顾锦,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,属于她的所有美。

    这些阴暗极端想法,除了安明霁自己没人知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