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藤家的损失,让他们哭都没地哭去。

    他们在东方的所有基地,被捣毁了大半,京城皇室的合作伙伴也彻底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还要面对达尔文家族的怒火,每天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很多之前设定的改造计划,完全施展不开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心血,眼看就要被毁。

    伊藤家族渐渐的消失在众人视线。

    但,也只是暂时的。

    达尔文家族一直在盯着他们,全国各地的搜查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他们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。

    西城,隐市。

    如今的隐市已经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若是在百年前,隐市是修士的聚集地,有隐主来统领。

    【看书福利】关注公众.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
    后来隐主陨落,修士们如同散沙一般流散,这里就成了三教九流之地,大多进行一些见不得光的交易,更多的是藏着一些无处躲藏犯了事的人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一直没人动隐市,除了阴月宗与罗刹门占据在隐市,再者,它一直在等待新任隐主归来。

    而这新任隐主,就是万俟敬仪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已经成为隐市新的隐主。

    自从安明霁,顾锦带人跟罗刹门,阴月宗对战后,这里彻底安静不少。

    西城一直都是万俟家族的地盘,由万俟敬仪接手隐市,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隐市之所以有现在的平静,皆因顾锦,安明霁清理了阴月宗与罗刹门的缘由。

    而且,万俟敬仪还是顾锦的徒弟,这个身份足以让他担任隐市隐主。

    万俟家正式接手隐市,并没有人反对。

    今天的城西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距离此地数里远的公路上,数十辆豪车并列,一群年轻男男女女聚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余公子,今个咱们怎么个比法?”

    一染着黄毛的年轻男子,楼着怀中的妖艳女人,对斜倚在蓝色跑车车身上,满身颓废的年轻俊美男子开口。

    余公子,正是余硕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日子过得颓废而纸醉金迷。

    听闻黄毛的话,余硕掀起眼皮,眸光如潭水般寂静。

    “随意。”淡漠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咻!”黄毛吹了声口哨,咧嘴笑了,对不远处的男男女女喊道:“听到没,余公子说今个随意!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!”

    “余公子大气!”

    “好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恭维声响起一片。

    黄毛回头:“好!今个咱们就玩把大的!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余硕身后的车,眼底泛起藏不住的喜爱:“余公子你这车不错,听闻国内还没有,咱们今个就在盘山道跑一圈,你若是输了,把这车送给我,我若是输了,你看上我的车随便拿走!”

    余硕还没开口,周围的人开始起哄。

    “艹!你小子真奸诈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黄毛你这也太不公平了!你那辆车值几个钱,余公子的车能买你十个!”

    黄毛恼了:“去去去,一边去!老子又不是跟你们比赛!”

    起哄声笑了,黄毛转头去看余硕,目光溢满了期待:“怎么样,余公子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余硕起身,打开车门,坐进去。

    “就佩服余公子这洒脱劲!”

    黄毛推开怀中的女人,转身坐到他的车上。

    周围的起哄声再次响起,今晚的比赛气氛,彻底达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说实话,周围这帮纨绔子弟,没有一个知道余硕身份的。

    他是最近才加入这个圈子,为人干脆利落,出手也十分大方,是个玩得起的。

    所以黄毛等人都愿意跟他玩。

    裁判走到马路中央,黄毛跟余硕的车已经来到起点线上。

    只等裁判的发令,今晚比赛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“余硕!”

    还没等裁判有所行动,不远处传来愤怒的吼声。

    周围起哄的人太多,对方的声音被遮盖。

    坐在车内的余硕,倒是将这熟悉声音听在耳中。

    他坐在车内,脸上是无动于衷,漠不关心的冷漠。

    前方裁判手中的旗子终于落下,余硕狠踩油门,价值不菲的蓝色跑车飞速驶出。

    黄毛落后一秒,很快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身后的众人起哄着,尖叫着,嘶吼着。

    姜汉义带着余硕的两个徒弟,韩希元和苗家仪紧赶慢赶,还是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余硕已经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看他那不要命的架势,都让人心发慌。

    刚刚喊余硕的正是姜汉义。

    宸宫现在已经乱了,下一任继承者偷跑出来,负责教导余硕的老师们,面对空荡荡的房屋,是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知道他们第几次跑空。

    他们也由最初的担忧,气愤,到现在已经习惯。

    可心中终是有一口郁气。

    一年之后,余硕继位,若是他们教导出个一无是处的君者,以后他们这张老脸往哪搁。

    今晚,余硕再次偷跑出宸宫,姜汉义得知消息,当即领着余硕的两个徒弟前来寻人。

    想要找余硕还是很容易的。

    除了隐市的酒吧,就是京城赛车聚集的盘山道。

    余硕现在除了每天醉生梦死,就喜欢刺激的赛车。

    “特娘的!”姜汉义站在起跑线,望着早已消失车影的道路上,忍不住低骂一句。

    余硕飞速疾驰在并不平稳的盘山公路上,周围的一切景物都变得虚无,他就像是穿越时空,与世隔绝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他身心非常诡异的放松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总是在这混,他已经对周围的环境很熟悉。

    前面有一处急转弯,他惯性地打方向盘,因为打得急,拐弯的时候车身都飞起来。

    好在有惊无险,他顺利转了弯。

    车内仪表盘上数字一直在飙升,直到极限。

    余硕神色轻松而放纵,身后传来追逐声,是黄毛追上来了。

    听着身后的追逐声,余硕唇角缓缓勾起,脸上表情却是狠戾的。

    他车速放慢了一些,黄毛在后面距离他的车非常近,车速也很快。

    余硕突然紧急刹车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两车毫无意外的撞在一起,余硕的车尾都被撞得变形。

    不用下车去看,余硕也知道这辆车被撞的有多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后面车上的的黄毛头皮发麻,额间冒出细密的汗迹,他整个人都傻了,傻傻的盯着蓝色跑车的车屁-股全部深陷进去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让他怎么赔,把他卖了都赔不起。

    余硕不知道黄毛的内心活动,他唇角勾起一抹冷笑,脚踩油门,加速飞驰离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