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毛在原地傻了好几分钟。

    等他缓过神,重新启动车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可惜,他落后几分钟。

    等他开到终点线,余硕已经不见了,只留下一辆半报废的豪车。

    今晚这场比赛,谁输谁赢一眼明了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了余硕这辆豪车。

    黄毛抱着跑车屁-股,哭得是稀里哗啦的,他心疼,肉疼啊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车,怎么就被他撞成这样了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姜汉义堵住余硕后,对方不跟他走。

    最后,他把人拉到了隐市的酒吧。

    一行四人找了个包间坐下。

    余硕熟门熟路的跟服务生点了酒。

    服务生离开后,韩希元出声阻止:“师傅,您少喝一些吧,宸宫里的师傅还在等着您呢。”

    “爱等等着呗!”余硕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,语气颇为懒散而无赖。

    姜汉义坐在他对面,就这么怒视他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苗家仪见气氛不对,连忙出声:“师傅,师叔带我们找了你一晚上,连晚饭都没吃,您跟我们回去吧,宸宫已经准备好了晚饭,就等您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们还没吃晚饭,余硕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他按响了包间的铃,很快有服务生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客人,有什么需要?”

    余硕懒洋洋道:“把今天的后厨的饭菜送三份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离开后,余硕迎上姜汉义泛着怒火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行了,知道你们还没吃饭,一会儿多吃点,吃完各回各家各找各妈!”

    他这话可算是彻底惹恼了姜汉义。

    “余硕你个狗东西!”

    姜汉义抄一旁的装着瓜子的盘子,直接朝余硕身上扔去。

    “诶,说话归说话,动手就不地道了!”

    余硕抬手一道灵力,将飞来的瓜子跟盘子都挡下。

    瓜子连带盘子,落在地上,发出杂乱声响。

    苗家仪跟韩希元立即站起来,生怕两人打起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他们想多了。

    余硕跟姜汉义那是打小,穿开裆裤长大的,他们要打起来绝不是这个前奏。

    姜汉义站在余硕跟前,垂眸望着他瘫坐在沙发上,姿势都没有变过,咬牙切齿问道:“你究竟想要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也不干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相当没脸没皮。

    余硕这段时间的确啥也没干,除了吃喝玩乐飙车。

    姜汉义怒极反笑:“那拜托你能不能干点事,让人少操点心?”

    余硕掀起眼皮子,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挑选我一年后上任时,即将迎娶的正夫人,跟等着排队进宸宫做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的小妾们?”

    嘲讽,不屑,厌恶语气,满满的排斥。

    要说这事,还是内阁那帮老头子搞出来的。

    说是皇室规矩不可破,要遵从制度。

    宸宫之主不能只有一个夫人,除了正室夫人,还有侧室夫人,二三四五六随便挑选。

    只要他愿意,选多少都行!

    选个鬼!

    余硕脸上的神情,逐渐变得冰冷。

    提到这件事,姜汉义周身的怒意消退。

    这事,内阁那帮老家伙做的,还真特娘的不地道。

    别说是余硕,就连他听了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不是不知道皇室的制度,可在余硕这才刚死了老婆,后面就紧赶慢赶着要给他挑选正夫人人选,连那些侧室都安排上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个脾气秉性差点的,早就跟内阁干起来。

    姜汉义声音低了几个度:“这事不是说可以缓缓,你不用理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余硕头靠在沙发上,双眼注视着房顶,眼底一片空无。

    尹家的差点覆灭,他老婆的死,孩子的失踪,在这京城就如同石子落在湖中,连微波都没有荡出几圈。

    这就是现实,这就是人情世故。

    内阁那帮人看中的只有权势,他们毫无同情心,残忍无情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站在他的位置上,替他来思考。

    也不会有人在意他的伤痛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身份,对他们来说就是个工具。

    其实,他不是没有办法,让内阁那帮人服气。

    安明霁带师傅临走前,给他留下了不少好东西,它们能让内阁那帮老头乖乖听话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没心情。

    内心的裂痕,只能靠自己将它抚平,这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“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交流好书,关注vx公众号.【书友大本营】。现在关注,可领现金红包!

    服务生将酒水送来。

    啤酒刚摆上桌几瓶,余硕伸手捞起一瓶,抬手以灵力打开瓶盖,瓶口送到嘴边,一口气喝下大半瓶。

    姜汉义走到他身边坐下,也拿起一瓶酒,陪着他喝。

    苗家仪跟韩希元在一旁干看着。

    等饭菜送来后,余硕夺过姜汉义手中的酒瓶。

    他不满道:“先吃饭,别总想着喝我的酒,本来就不多,一会儿都给你喝没了!”

    姜汉义看了一眼空了的手,扫向满桌子,至少摆了三四十瓶啤酒,还有两瓶红酒,一瓶洋酒的桌子,对他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颠覆往日他姜家小公子知书达理温润形象。

    其实姜汉义知道,余硕是为他好,怕他空腹喝酒胃疼。

    只是这人最近不会好好说话,每每开口说话就像是吃了火药。

    四人吃饱喝足后,已经到了后半夜。

    姜汉义跟余硕都喝了不少,两人都不能开车。

    韩希元跟苗家仪的存在意义,这时候就显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韩希元负责送余硕回宸宫,苗家仪负责送姜小公子回家。

    姜汉义跟余硕勾肩搭背,一起离开酒吧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,两人准备分开始时,姜汉义突然出声:“余硕,你准备什么时候消停?”

    余硕搭在他肩上的手微顿,脸色也有一瞬茫然。

    他不出声,姜汉义就一直等待着。

    好半晌,他才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——”

    语气疲惫而无奈。

    有时间限制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两人彻底分开,往不同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人生有太多的无奈与遗憾,发疯与沉默,都是宣泄的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崖州。

    “阿锦,我们今天去冲浪!”

    顾锦正窝在客厅看书,安明霁从外面进来,满脸笑容的出声提议。

    对方手中还带着冲浪装备,艾伦跟在身后,手中也抱着一堆装备。

    顾锦笑了:“你这是在哪搞的?怎么想起一出是一出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哀怨地看了她一眼:“你忘了?前天我还跟你说过,这几天天气不错,找个时间我们一起去冲浪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