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后,余硕不知道怎么又跟秦子豪对上,两人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余硕没受伤,秦子豪倒是被他打住院了。

    电话是姜汉义打来的。

    对方跟顾锦讲述事情经过的时候,都快哭了,语气也有点混乱。

    无非是,余硕最近生活太浪荡颓废,余家,包括内阁那帮人都镇不住他。

    今晚,余硕跟秦子豪打了一架,转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谁也找不到他的踪影。

    宸宫已经派了不少人力去找他。

    到现在,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给余硕打电话也打不通。

    他们不怕别的,就怕秦家人背后对余硕出手。

    顾锦打开灯,起身披着真丝睡袍,穿上着拖鞋走到窗前。

    窗外是寂静的山峰,虫鸟叫声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【领红包】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!微信关注公.众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领取!

    顾锦端起桌上的水杯,送到嘴边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师傅,再这样下去,余硕就废了!”

    姜汉义声音沉重的嗓音,通过手机声筒传进顾锦耳中。

    对方这话说完,顾锦问:“余硕为什么会跟秦家的人打起来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因为什么赛车,秦子豪背后用了下作手段,差点害了一条人命。”

    顾锦觉得这并没有任何问题:“那秦家人岂不是该打,余硕打了他们也没什么错。”

    姜汉义似是被她这话惊到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才幽幽道:“师傅,我是不是没告诉你,余硕废了那秦子豪的一条腿。”

    顾锦舔了舔-唇:“你没说。”

    她很确定,姜汉义之前并没有说这话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秦家的人已经闹到宸宫去了,他们要见韩永安,内阁的人都拦不住他们,他们手中有韩永安给的宸宫自由通行证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事,姜汉义就头大。

    内阁都压制不住秦家,更不要说余家了。

    余家现在满京城的找余硕,生怕他出了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顾锦轻轻蹩眉:“秦家闹的这么大,明显是有预谋,找个借口跟韩永安联系上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韩永安现如今已经被软禁在宸宫。

    一般人根本见不到他。

    姜汉义愁道:“谁说不是呢,可有预谋又怎么样,事情已经闹到这地步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记得,安明霁说过,离开京城前,留下了人手保护余家。

    她对姜汉义安抚道:“我去打个电话,你听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顾锦挂断手机,走出卧室,直奔隔壁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她敲门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“进。”

    慵懒模糊地嗓音,从室内传出。

    顾锦打开房门走进去。

    屋内光线很暗,顾锦只看到床上,有人影坐起来。

    看对方抬胳膊的动作,似是在揉眼睛。

    顾锦说:“我开灯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安明霁明显被吵醒,声线暗哑低沉。

    顾锦打开灯,黑暗的房间瞬间大亮。

    坐在床上,没有穿上衣的安明霁,就这么赤倮倮的映入顾锦眼中。

    宽肩窄腰,身材十分完美。

    只一眼,顾锦就将视线移开。

    她盯着安明霁精致容颜,对方脸上有淡淡的困倦意,但俊美容颜完美到令人晃神。

    安明霁知道这么晚,顾锦来肯定是有事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没有下床,被子底下,他只穿了短裤。

    顾锦走近床边:“来崖州之前,你是不是在京城留下人手,保护余家跟万俟家?”

    “对,京城出事了?”

    安明霁的嗅觉,还是非常敏锐的。

    顾锦对他点点头:“余硕跟秦家的人打起来了,现在他人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脸上的困倦渐渐清醒,他倾身趴在床上,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。

    他这一动作,被子也跟着扯动。

    不经意间,露出被子里的景色,修长的完美身躯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顾锦明显看到青年,穿的短裤颜色。

    是深蓝色的。

    这颜色将安明霁的皮肤,衬的非常白。

    安明霁拿到手机,立即调整好坐姿,熟练的拨打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那端很快接了。

    安明霁冷声问:“Linda,余硕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家主,他正在晟世学府的操场上喝酒。”

    Linda那边语气恭顺,还带着几分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安明霁在电话通后,直接按了免提。

    顾锦也听到Linda的话,她弯腰对电话问:“你现在距离余硕多远?”

    “大概有十米左右。”Linda听到是未来主母的声音,嗓音似乎更紧了。

    顾锦:“去让他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,顾小姐。”

    声筒传来沉沉脚步声,Linda故意加重的。

    “啊,你还真的是够尽忠尽职!”

    从手机中,传来余硕的打趣声,声音很小,是对这Linda说的。

    听对方这语气,想来是很早就发现了Linda跟在他左右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让您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Linda将手机送到眼前,抱着酒瓶子不撒手的男人面前。

    顾小姐?

    余硕本来醉眼朦胧的神情,面色有一瞬茫然,随即很快转为严肃。

    “我师傅?”他嘴巴微张,没发出任何声音,用口型问Linda。

    后者对他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余硕当即将手中的酒瓶撒开,拿过Linda送到眼前的手机,语气无比乖巧,讨好道:“师傅,这么晚了,您还没休息啊?”

    顾锦冷笑一声:“我倒是想睡个安心觉,可有人就是不省心,大半夜的惹出乱子逃之夭夭,让一帮人为他操心。”

    这意有所指的话,听得余硕冷汗都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,没有,师傅,你听我解释,我没……”

    顾锦懒得听他这些废话:“我只问你一句,跟秦家对上,是不是早有准备?”

    余硕急切的解释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好半晌,才从手机中传来对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,他韩永安一直不甘心,可他勾结矮国人,京城的所有世家都对他敬而远之,也就秦家是他最后的依仗。”

    顾锦心道,她就说余硕不会自我放弃,无缘无故惹出这些乱子。

    要说她的三个徒弟,个个都不简单。

    余硕年纪小,却是她的大徒弟,她对余硕还算了解。

    得到想要的答案,顾锦又问:“所以,这一切都是在你计划之内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,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没事了,继续喝你的酒,酒不够就让Linda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顾锦十分干脆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然后,她一屁-股坐在安明霁的床上,打开对方的手机通讯录,找到姜汉义的电话,打了过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