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方一接通,顾锦快速说道:“余硕没事,你们该找继续找,但把心放肚子里就行,不用担心他。”

    姜汉义陷入沉默,他一点就透。

    很快从这话中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对方轻轻舒了口气,透出声筒传入顾锦耳中。

    只听姜汉义说:“他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早点睡吧,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晚安。”

    挂断通话,顾锦把手机送到安明霁眼前。

    后者无动于衷,双眼盯着眼前的美景看,视线一直黏在顾锦的深商行。

    若是直白的说明,是盯着她的上半身看。

    有些景色不经意的露出来,可是让他大饱眼福。

    顾锦顺着安明霁的视线,缓缓低头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穿里衣,就算是穿了睡袍,有些无法描述的景色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。关注VX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领现金红包!

    顾锦把手机塞到安明霁手中,伸手拉了拉睡袍,起身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眼睛不想要了!”离去时,还不忘恼怒地吐槽一句。

    安明霁双眼追随她的身影而去。

    也许是半夜睡意还没过去,也许是因为一时冲动。

    盯着顾锦远去的背影,安明霁张口急道:“阿锦,我喜欢你,看到你就会冲动的喜欢,真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即将走到门口,再迈出两步,就能离开房间的顾锦,脚步一下子停下。

    她背对着身后的人,一双漂亮的眸子,瞪得圆圆的。

    嗓子有些干哑,她不住的咽口水。

    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,却发不出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她跟安明霁两人之间,一直有一道屏障。

    可他们向来发乎于情止乎于礼,从未将话说开,行为上也从未过界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此刻,由安明霁亲自将他们之间的屏障打碎。

    见顾锦站在门口一动不动,安明霁急了。

    他不管不顾的跳下床,连鞋子都没穿,急速跑向顾锦。

    直到站在对方身后,将眼前的人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温暖的身体,拥着喜欢的人,就像是拥有了全世界。

    “阿锦,我一直想找个合适的机会,把压在心底多年的感情告诉你,可现在我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靠近顾锦耳边,声音沉沉道。

    这嗓音低沉而磁性,似是带着无限的诱惑。

    顾锦耳朵微动,心里的挣扎纠结,被这撩人的声线撩的即将崩溃。

    安明霁还在她耳边,继续低语:“阿锦,不要拒绝我,我真的喜欢你,好喜欢好喜欢,喜欢的心都在疼。”

    顾锦身体在颤抖,内心的挣扎让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一切来的太快,让她根本不知该如何回应。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她的排斥,安明霁本来期翼的眸子,渐渐的幽深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快要压抑不住,即将冲出牢笼。

    “阿锦,你怎么不说话,你理理我。”

    安明霁搂着她的腰,非常用力,生怕她一个不小心就逃了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现在,他已经没了退路。

    他不允许顾锦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小安,你可能是太依赖我了。”顾锦嗓音干哑,涩涩的。

    她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,才说出这番话。

    安明霁急促道:“不是的,阿锦,我明白自己的感情,只有对你我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我不会想去抱别人,也不会想着跟她们同床共枕,甚至想想都非常排斥,只有对你,我才会控不住自己,我明白什么是喜欢,什么是依赖!我真的喜欢你,也只喜欢你!”

    顾锦眸中的挣扎,随着这番话渐渐消散,她缓缓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沉默,无尽的沉默。

    房间内,除了两人的呼吸,再无其他声息。

    安明霁察觉到她的顺从,揽着她腰身的手,忍不住试探的开始作乱。

    他这是终于得到了她?

    安明霁心跳加快,想要做些什么,急于证明顾锦的态度。

    修长好看的手,顺着心意而动。

    直到,山涧的温暖,被触碰。

    顾锦也没有推拒。

    危险踏入城池,弹奏一曲,曲意激昂而急切。

    怀中人,依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这对于他们往日的行为,明显过界的不是一分半点。

    安明霁面上露出狂喜,温柔深情的桃花眸中,绽放出璀璨惊人亮光。

    他将那双弹琴的手上水迹,毫不在意的擦了擦,紧紧搂着顾锦,快速低头,亲在映入眼中的颈子上。

    这一吻,带着小心翼翼,以及他全部的感情。

    顾锦微微颤抖,她的手慢慢抬起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屋内的灯被关上。

    明亮的卧室,一瞬间陷入黑暗中。

    在黑暗中,他们的呼吸与心跳声很清晰,纠缠在一起分不清是谁的。

    顾锦灭灯的行为,就像是一个信号。

    安明霁松开她,弯身将人抱在怀中,往他刚刚还躺着的床走去。

    顾锦刚刚灭灯,已经用尽了全身力气。

    接下来,她随了安明霁的折腾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不到最后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安明霁亲了亲,她的唇,又啄了啄她的脸蛋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推拒与反抗,他声音都在抖:“阿锦,你,你这是答应了?”

    他的嗓音很轻,怕惊动抱在怀中的人。

    顾锦有些恼羞成怒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她的行为,难道还不清楚么!

    没有得到回应,安明霁也依然高兴,如同正在撒欢的多多。

    这下,他是彻底放开了。

    稀罕着怀中不会指责他的顾锦,是怎么都稀罕不够。

    直到,他手劲没收住。

    把顾锦掐疼了,顾锦抬手拍了他胳膊一巴掌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,换来安明霁傻傻的笑。

    他又问了一遍:“阿锦,你这是答应了,对吧?”

    顾锦不回应,把脸妞到一旁,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可架不住,安明霁一遍遍,非常有耐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最终,她还是低低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锦终于松了口,安明霁心跳加快,一颗心都快要冲破胸膛,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黑暗中,借着窗外的一丝亮光,安明霁紧紧地盯着顾锦。

    越看越喜欢,越看越想要。

    安明霁傻笑的低头。

    彼此温暖的唇,零距离碰触到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都还很清纯,有些事需要彼此去探寻。

    之前未曾弹奏完的激昂曲,因顾锦的应声,直奔曲意主题。

    千军万马,来势汹汹的战意,不敌琴弦的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琴弦微动,发出痛苦,快要死去的难过。

    弹琴之人却毫无怜惜,大有要弹奏世界最美好,缠绵悱恻,动人心肠的一曲。

    这一曲,安明霁等待了多年。

    他有的是耐心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