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。

    顾锦是在安明霁,如同狼崽子的撕-咬,与揉搓中醒来的。

    期待多年的爱情,终于到来。

    安明霁已经完全没了平日的隐忍。

    他跟多多看到食物一样,不断的撕扯食物。

    只把顾锦的嘴巴,都亲红了。

    没有照镜子,顾锦也知道,她嘴肯定是肿了。

    “起来,我要去方便。”

    顾锦推了推,身上扒着她不放的安明霁。

    后者情绪激动,一大早的很是精神,不断亲亲抱抱。

    但顾锦一出声,立马退离,变得乖巧起来。

    他这一动作,薄被滑落。

    顾锦是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,全部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安明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。

    她缓缓垂眸,眼底闪过一丝意外。

    年轻就是好啊,的确很精神。

    顾锦拉了拉身上有些褶皱的睡衣,起身下地,朝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浴室房门被关上时,顾锦没有看到,乖巧的安明霁瞬间变了一个画风,这孩子抱着被子一只在床上打滚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可能是安明霁太开心了,一时间乐极生悲,抱着被子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脑袋磕在床头柜上,只听到咚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这一下,怕是磕的不轻。

    可安明霁丝毫不在意,快速爬起来,站在原地又是跳,又是挥拳。

    这副激动的不能自己的模样,怎么看都跟个孩子似的。

    直到,他发现一束直白的目光盯着他。

    安明霁身体僵硬,脸色微变,他缓缓转头。

    回头的瞬间,就看到倚在浴室门上,满面戏谑的顾锦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安明霁快速恢复正常,把被子从地上抱起来,轻轻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他摆正姿态,若无其事地问顾锦:“是忘带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顾锦脸上的笑容,怎么都掩不住。

    尤其是,安明霁那前后的转变,反差极大,实在是太可爱了。

    眼见青年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沉,即将恼羞成怒,顾锦脸上笑意收敛。

    顾锦对安明霁点点头:“你这里没有我要的洗漱用品,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,我回房间去洗。”

    她抬脚往门口走去,肩膀一耸一耸的。

    明显是在笑,还不敢笑出声来,一只憋着。

    安明霁盯着她的背影,磨牙声响起,精致俊美容颜上露出明显的羞恼。

    直到顾锦消失在房间,他就如同失宠的大狗,浑身溢满了悔意。

    刚刚怎么就没克制住呢。

    让他在阿锦姐姐面前出了丑,早知道再忍耐一会,现在阿锦肯定对他印象很差。

    他回想之前的耍宝模样,后悔死了,阿锦会不会认为,他没有男子气概。

    Linda说过,女人都喜欢有安全感,十分有男子气概的真男人。

    刚刚他那样子,实在不符合他的大男子一面,就跟个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完了,完了!

    安明霁一下子摔在床上,满脸的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他要如何挽救,在阿锦绵连露出的愚蠢形象。

    现在的安明霁,深刻体会到,乐极生悲这个词的深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安明霁跟顾锦把感情挑明白后,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只是,安明霁一直想要跟顾锦亲近,却频频遇阻。

    那一晚的记忆,让他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虽然,没有到最后一步。

    可他手能量仗的地方,全部一分一毫都没落下。

    他想的挺好,捅破窗户纸,接下来就该跟顾锦甜甜蜜蜜的相处。

    安明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提出要跟顾锦睡一间房。

    这提议,直接被顾锦驳回。

    这还不止,他想要跟对方亲亲抱抱举高高,都没有以前那么随意。

    顾锦就像是故意吊着他,只让他看得到,摸不到。

    这样的痛苦,没有体会过的人根本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安明霁知道那晚,突如其来的告白,终究是惹恼了顾锦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也不再折腾,就等着顾锦消火。

    那晚的告白,说白了,就是他的死缠烂打。

    他不接受顾锦的拒绝,对方看出来他的执着,所以才会顺着他。

    怎么说,都是他得了便宜。

    安明霁就是仗着顾锦宠他,惯着他,所以才会不管不顾的,将一切都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因为,打心底,他就有一半的成算。

    按照顾锦对他的顺从,对方会答应他任何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。

    转眼,安明霁,顾锦来到崖州有两个多月。

    这两个多月,他们几乎将崖州吃喝玩乐的地方,都逛了个遍。

    偶尔还有桑子秋的加入。

    要说桑子秋这人,还是非常知情知趣的。

    他看出顾锦的安明霁之间的暧昧气息,非常有眼力劲的不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。

    【领红包】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!微信关注公.众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领取!

    他是该消失的时候消失,该出现的时候,保准让人能找到。

    最近几天,桑家似是得到了什么消息,通知桑子秋回京。

    桑子秋临走前,请顾锦,安明霁吃了顿饭。

    这一次,对方心情明显不同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

    即使对方不说,顾锦也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秦家倒了,没了韩永安的庇护,秦家已经彻底搬离京城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发配边疆了,再也没有进京的机会。

    上周,余硕跟韩永安的第一场对峙,以秦家发配边疆为结局。

    这场对峙,余硕稳稳的胜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正式接触宸宫事物,上手很快,有内阁的保驾护航,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。

    桑子秋走后,顾锦跟安明霁准备转移,寻找下一个修身养性的地界。

    夏天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崖州的气温渐高,太热了。

    商讨许久,他们决定去南方,大理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他们实施,京城再次来电。

    甄家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甄玲玲死了。

    跳楼自杀,就在昨天晚上。

    甄家老太爷也在前两个月,甄杰被打住院,受了刺激倒下了。

    在甄玲玲咽气没多久,躺在医院的昏迷不醒的甄老太爷,也跟着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电话是甄有志打来的。

    对方声音一下子老了很多,再没有从前的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“顾锦,你回来一趟吧,他们……他们毕竟一个是你爷爷,一个是你妹妹。”

    甄有志声音带着祈求。

    顾锦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甄老太爷跟甄玲玲的死亡,并没有让她有丝毫喜悦,甚至感觉心头有些重。

    这一世,他们虽有交集,却没有机会再伤她分毫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