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锦望向甄杰的目光,说不上是同情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,或者说是站在不同角度的感叹。

    前世他们都深陷泥潭,彼此可怜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今生,她摆脱了一切枷锁,有了为所欲为的资本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,拉一把甄杰也无妨。

    甄杰闻言,趴在地上的身体,轻微抖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他双眼露出复杂,还有一丝执着:“当真?”

    甄杰根本不相信,顾锦会愿意帮他。

    毕竟,甄家曾经对她的所作所为,他都是看在眼中的。

    有些事,他不是不懂,只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说出个缘由来,我可以考虑帮你。”

    顾锦用擦过指尖血迹的帕子,擦拭甄杰被血污遮盖的容颜。

    随着她擦拭的动作,甄杰那张痞帅容颜,渐渐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少年瘦了,脸上的肉都没了。

    甄杰熟悉的容颜映入眼中,顾锦心里感觉舒坦不少。

    这才像个人样,还是前生今世有着自己小傲娇的甄杰。

    她把帕子塞到甄杰的手中,缓缓站起身来:“我时间有限,你最好抓紧时间。”

    似是觉得甄杰就这么趴在地上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顾锦对不远处的甄有志,和玉春两人开口:“你们把他扶到沙发上坐着。”

    夫妻二人立即上前,将甄杰从地上抬起来,放到沙发上坐着。

    顾锦就坐在甄杰对面,那张大理石材料的桌上。

    等待着眼前,被折断了羽翼的少年开口。

    甄杰握着手中的帕子,他声音沙哑干涩,将事情的经过缓缓道来。

    一切的始作俑者,都要从秦子豪说起。

    秦子豪不知道怎么跟刘博昌混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他还看上了甄玲玲,那时候秦家还没倒,刘博昌为了巴结秦家,竟然有预谋的把甄玲玲灌醉。

    然后,他亲自把甄玲玲送给了秦子豪。

    这个畜生,就是个变-态。

    刘博昌眼睁睁看着,甄玲玲被秦子豪这个畜生祸害。

    甚至还用高端的拍摄设备,录下了清晰视频。

    甄玲玲醒来后,一切已经成定局。

    刘博昌跟秦子豪合作一把后,两人凑在一起,竟然研究出了更多玩法。

    他们折磨,虐-待甄玲玲,根本不拿她当真人,把她当做一条狗。

    这还不止,他们甚至还让别人碰她。

    甄玲玲受不住了,她的精神即将崩溃。

    她找上了甄有志,和玉春,苦苦哀求他们救救她。

    可秦家正当势,甄家如何能得罪秦家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劝她忍耐,男人没了兴致,她也就熬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这几年,刘博昌在外面养了其他几条“狗”,也没见对方对她失去兴趣。

    甄玲玲跪下来,给他们磕头,声泪俱下地苦苦哀求他们。

    甄有志跟和玉春就算是再心疼女儿,他们并没有答应她。

    甄杰却恰巧看到这一幕,他心中带着一股冲动,找秦子豪跟刘博昌报仇。

    他去了两人常去的夜店,那天非常不巧,刘博昌没在。

    他跟秦子豪打了一架。

    两人打得是头破血流,甄杰甚至当晚住了院,秦子豪也受了伤,但比他要轻一切。

    当晚,秦子豪又遇到余硕,余硕打断了秦子豪的腿。

    秦子豪招惹不起余硕,就把火气对甄杰发,在他住院期间,派人打断了他一条腿。

    甄杰恨,恨家人当初家人为了利益把姐姐嫁人,恨刘家的心狠,恨刘博昌作践姐姐。

    【领现金红包】看书即可领现金!关注微信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现金/点币等你拿!

    他恨秦家,很秦子豪欺辱姐姐,恨秦臻臻到处败坏他,跟别人搞出孩子,非要栽赃他头上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甄玲玲还没跳楼,爷爷也没死。

    甄杰出院后,秦子豪还不放过他。

    对方只要心有不顺,就会来甄家,让人教训他。

    这些甄杰都忍了。

    甄家在京城,随便哪个世家,都足以碾死他们。

    除了忍,他们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直到甄老太爷跟甄玲玲的死亡,让甄杰这恨意直达顶峰。

    甄玲玲是被秦子豪跟刘博昌逼死的。

    他们生生逼死了甄玲玲。

    怕是是甄玲玲再生无可恋,她也不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甄杰太了解他这个二姐。

    秦子豪因为废了一条腿,对他都如此狠,可想甄玲玲那过的是什么日子。

    可这还不够,秦家倒了,秦臻臻为了留在京城,竟然赖上了甄家。

    她肚子里的孩子,根本不是甄杰的。

    甄杰碰都没有碰她一下。

    秦子豪更是登甄家的门,就如同回自家的家,每回他到来,都要看着手下把甄杰暴打一顿,才会浑身通畅的离去。

    听完甄杰痛苦的自述,顾锦脸上的淡淡笑意早已消散。

    她扫向心虚的甄有志跟和玉春,眸中划过讽意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自作自受。

    若是不贪,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刘家是他们招惹的,秦家更是他们招惹的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皆因他们的贪心。

    顾锦心中轻叹,打量着面前狼狈,再无往日肆意的甄杰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信我,就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对方的回应,她起身,指着秦家兄妹二人,对Linda吩咐:“把他们扔到局子里,他们要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负刑事责任,我会跟人打招呼,让他们好好享受来自地狱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是,顾小姐。”

    Linda打了一通过电话,很快,几名身高强壮的达尔文家手下踏入甄家大厅。

    他们将秦子豪,秦臻臻,还有几名手下,轻松拎起来带走。

    顾锦回头,对上甄杰打量的视线。

    她问:“考虑好没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甄杰嗓音干哑,发涩。

    “你的腿耽误的时间太长,医院已经治不了了,现在除了我,暂时没有人能医治你。”

    甄杰低头,望着他那条已经没了感觉的腿,脸色露出隐忍的愤恨。

    不过几秒的时间,对方就给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甄杰!你要离开我爸妈吗?”和玉春扑上前,不停落泪,语气中满是不舍。

    顾锦看都没有看这个女人一眼,她对Linda抬了抬下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Linda来到甄杰身前,将人单手拎起来,来了个公主抱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,轻轻松松把人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即使甄杰是个少年,也是个有分量的男人。

    甄杰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等他反应过来,被一个女人抱起来时,脸色如猪肝,煞是精彩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