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子,不是我想要说什么,而是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。”

    顾锦如何看不出这小子的别扭。

    她和甄家的恩恩怨怨,若是没有上一辈子的遭遇,她也不会心冷至此。

    有些事已经发生了,就绝不是死亡能抹杀的。

    顾锦也懒得跟甄杰废话,他觉得这小子实在是不懂得看人脸色,甚至在感情上也有些优柔寡断。

    否则,前世也不会一直被甄家当牛做马。

    真要算起来,他们俩还真的分不清谁更惨一些。

    顾锦冷眼瞧着甄杰,缓缓开口:“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,一是继续回学校上学,不过你的学习成绩,啧啧,真的是惨不忍睹。”

    跟她家小安比起来,那可是天差之别。

    小安从小到大的学习奖状,各种竞赛的奖牌,几乎能塞满一个屋子。

    而甄杰,那可真的是万年吊车尾。

    提到自己的成绩,甄杰脸上露出一丝赧然。

    顾锦继续说:“第二条路,你辍学,我会安排专人辅导你,让你学有所成,接手甄家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凭借她前世对甄杰的了解,知道他还是很有经商头脑的。

    否则怎么养得起甄家那一群吸血鬼。

    毫无悬念,甄杰选择第二条路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自己的学习成绩,根本没有挽救的可能。

    甄家的清洁用品生意,是爸妈留下来的,家里的洗衣粉,香皂,洗发膏等配方都在他手上,他有信心将甄氏品牌的清洁用品再创辉煌。

    【书友福利】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,还有iPhone12、Switch等你抽!关注vx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可领!

    顾锦点了点头,对身后的Linda伸出手。

    后者将抱在怀中的文件夹,交到她手中。

    顾锦将其送到甄杰面前:“很好,我支持你的选择,这是我前些日子构思的创意计划,你没事可以看看,对你有所帮助。”

    甄杰接过文件夹,他没有打开,而是复杂地看顾锦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不就是他砸顾锦家治疗腿伤的时候。

    原来,那时候她就在考虑这些事情了。

    甄杰一时间,心情更复杂难言。

    顾锦长话对他短说:“这份资料里,我详细写了对未来清洁用品的详细升级计划,若是你想要用,需要答应我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要求?”甄杰问。

    顾锦:“以后家中的清洁用品不再是甄氏这个品牌,你要自创一个品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这让甄杰脸上露出疑惑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反驳的意思,是真的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顾锦笑了:“因为我不想要日后家喻户晓的品牌,会是甄氏,我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直白,又狂妄。

    直白的表达了她对甄家的不喜,又特别自信的对甄杰表达了,她的创意计划,对于甄杰来说是怎样的助力。

    家喻户晓?这是个非常远大的志向。

    甄杰心底没有怀疑,他有一种盲目的自信,顾锦所说的那些,他一定会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甄杰用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顾锦站起身,走到甄杰面前,伸手拍了拍他单薄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人生只有你自己能把握,我能帮的也只能到这里,愿你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甄杰红了双眼,死死抓着手中的文件,情不自禁开口:“姐……”

    顾锦神色一滞,眉眼间闪过意外。

    好家伙!

    这臭小子竟然还会喊她姐了。

    要记得前世,甄杰可从未……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顾锦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你仗着甄家的权势享了这么多年的福,如今也到了回报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甄杰居高临下的施舍姿态,脸上露出复杂的怜悯。

    这是前世她回甄家时,甄杰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,但还有半句被她忽略了。

    当时,她陷入绝境,如无头苍蝇,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找上甄有志股份和玉春,求求他们救救她。

    得到的却是妹妹嚣张不屑,嘲讽的嘴脸,“顾锦,你就是我甄家的一条狗!”

    得到的是亲生父母,嫌弃的嘴脸:“我们没有你这样的女儿,甄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!”

    他们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都被她清清楚楚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唯有甄杰的后半句话,被当时陷入绝望的她忽略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甄杰那番话的语气,自嘲的意味更浓一些。

    还有对方那后半句无奈,伤感,带着叹息的话。

    “一路好走,姐姐。”

    对方知道他接下来所面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那是甄杰前世,从她会甄家,那二十多年来,第一次喊她姐姐。

    明明深陷绝境的是她,可听甄杰的语气却快哭出来似的,就像是即将遭遇一切的人是他。

    那句一路好走,更像是简单的问候,暗藏着他们即将再见的潜意思。

    的确,在她死后没多久,甄家也没好过。

    安明霁将甄家整的很惨。

    惨绝人寰,血流成河,却依然保下他们的命。

    留着他们的性命,并不是安明霁善良,而是为了让他们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顾锦盯着眼前的甄杰,突然问: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正是年少的甄杰,面露疑惑,眸中是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顾锦感觉自己魔怔了。

    前世种种已经过眼云烟,过去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顾锦自嘲一笑:“行了,你待着吧,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甄杰亲自送顾锦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她坐上车,车队缓缓立刻去,他却站在门口久久没有动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甄杰动了。

    他迈着僵硬的腿,一瘸一拐地回到甄家客厅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厅内冷清的不像样子,偌大的空间就他一个人,他就像是被这个世界遗弃。

    有一瞬间,甄杰想哭。

    他眼中的水光泛起,只要眨一眨眼,眸中的泪就会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,他用力抿起唇,大步走到厅内沙发前,将放在大理石桌的文件拿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顾锦整留给他的,是对未来甄家生意上的创意计划。

    甄杰打开文件看的很快,随着上面的文字映入眼中,他脸上露出毫不遮掩的震撼。

    顾锦给他留下的东西,根本就是升级版的配方,还有针对品牌的营销策略。

    洗衣粉原来也可以做成水质装入瓶中,香皂可也以做成洗手液,还有配方上添加的种种香料。

    最吸引甄杰的是一种叫薰衣草的香料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