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公子闻言,气得脸色发青,怒骂:“都是废物!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,拿起桌上的酒瓶子,抬手直接打在桌上。

    玻璃破碎的清脆声,在包间内响起。

    白公子拿着破碎的玻璃瓶子,以酒瓶尖锐的那一端朝向顾锦。

    Linda立即上前,站在顾锦的身前,杜绝一切危险可能靠近未来主母。

    “嗥嗥……”

    多多发出警告危险地低嗥。

    它身体微微拱起,已经做好了备战状态。

    顾锦将Linda拉到身边,脸上一片肃杀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第一个敢拿酒瓶子对着我的人,不过我很欣赏你的勇气。”

    她抬脚,一步步朝白公子逼近,根本不惧他手中的酒瓶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走近,白公子手握酒瓶,身体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他似是被顾锦吓到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是,被她身边跟随而来的白狼而惧怕。

    顾锦走到白公子面前,无视他手中的啤酒瓶,抬脚将人狠狠踹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白公子被踹倒在沙发上,周围跟他一起的人已经抱团,目光惧怕地盯着顾锦,以及她身后的凶残白狼,生怕下一个被打的人就是他们。

    顾锦脚踩在白公子胸膛上,声音冷冰:“遇事就将家人搬出来,你也就这点本事!今天我就替你家人好好教教你做人的道理!”

    白公子也不知是气得,还是吓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尽管到这时候,他还是不知悔改,张口就道:“我爸是……”

    顾锦打断他的话,抬手甩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我管你爹是谁,这是在我的地盘上,你做错了事就要道歉,”她冷眼瞧着一盘抱团的人,声调一片肃杀:“否则,今个谁也别想出这个门!”

    不给白公子开口的机会,顾锦拉着对方就如同拎鸡崽子一般,朝顾家杰等人走去。

    顾家杰见堂妹如此凶狠的一面,一时间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他知道顾锦不好惹,但他也是第一次见,她简单粗暴的手段。

    眼见顾锦拉着白公子走来,顾家杰看了一眼她身后跟着的白狼,再看一旁的客户面露惧怕的神色,他抬脚朝顾锦走去。

    随着他一同走来的,还有秘书卫燕。

    “小锦,意思下就行了,这小子虽说人挺贱嗖嗖的,但也算是有骨气,之前我下手挺重的,好像把他肋骨打断了。”

    关注公众号:书友大本营,关注即送现金、点币!

    顾家杰之前跟白公子一行人打斗时,下手根本没留余力。

    尤其是跟白公子对打的时候,清晰听到对方肋骨断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当年在青山村,跟兄弟们打架斗殴都是常事,心黑手狠,白公子等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按理说,顾家杰都开口了,顾锦不会将这事做绝。

    可她今天就是看姓白的这小子不顺眼。

    要说这是个大奸大恶之人吧,可他周身并没有被黑雾笼罩。

    要说他是个好人吧,也没有功德在身。

    这小子周身蔓延着灰色雾气,是个没有过错,但是为人却不怎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像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。

    若是不好好调教,将来势必要出大错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人的爹妈是怎么想的,身居高位,还不好好修理这熊孩子,留着等人钻空子。

    白公子听到顾家杰为他开口,神色倨傲地瞥了对方一眼,但眼底明显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可随着顾锦摇头的动作,他面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顾锦拎着白公子,直接甩在地上,冷眼睨向他:“道歉!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白公子执拗,声音发颤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,他依然不肯低头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坐在地上,手扶着被咬伤的胳膊,眼底一片倔强。

    顾锦见此气笑了。

    抬起腿,一脚把人踹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小子骨头够硬啊!张嘴说两句话的事,你在这跟我装什么狠呢?”

    顾锦非常不理解,究竟这孩子是怎么教导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了二个人,脾气不好的主,能把白公子直接给劈了。

    她自认为除了多多出口伤人,她已经够手下留情,可这小子还不低头。

    顾家杰此时,与顾锦同样的心态。

    他也觉得姓白的小子是个奇葩。

    “咱俩打也打过了,也不需要你跟我道歉,你总得向她道歉吧?”

    顾家杰伸手指着站在旁边的卫燕。

    这小子出口调-戏卫燕,总归是错了。

    做错了事,就要道歉。

    白公子却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,就这么执拗地盯着顾锦看,眼中似是还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顾锦嘴角微抽,在她看来,这白公子真真是朵奇葩。

    突然,身后响起急促脚步声。

    顾锦回头,看到穆家大少急匆匆走来,对方脸上还泛着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!”

    看到顾锦,穆子繁张口唤人。

    “穆大少。”顾锦眉目微挑,神色奇怪。

    看对方这架势,也不像是路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垂头,扫向趴在地上的白公子,这小子面朝下,正在装死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在眼中,让顾锦更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穆子繁身后还跟着几名护卫,他们进门的第一时间,双眼视线纷纷放在顾锦脚边,趴在地上的白公子身上。

    李青峰站在靠门边上,抬头看了看顾锦,顾家杰一行人,又看了看白公子,穆家等人,感觉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啊,一个个大有来头。

    阎王打架,小鬼退让,他心力交瘁地缩小存在感。

    穆子繁走到顾锦身前,盯着趴在地上装死的白公子,脸上露出无奈且恨铁不成钢的神色。

    就算到了这时候,白公子依然不求饶,也不求救,就这么趴在地上装死。

    好像谁也看不到他狼狈模样。

    穆子繁扫向白连的胳膊上的伤口,双眼中闪过一抹暗色,这伤口一看就是凶兽所咬。

    顾锦身边的白狼他看到了,白连胳膊上的伤由来,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穆子繁将视线移开,面向顾锦,俊美容颜带着几分歉意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很抱歉,家中小辈不懂事,给您惹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的身份背景,以及她跟达尔文家族的密切关系,让穆子繁对她态度都不得不用上敬语。

    现在宸宫住着的余家嫡子,下一任继承者,还是这位的大徒弟。

    穆子繁想到这些复杂关系,就感觉头痛。

    这白连就知道给他惹是生非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