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太了解表弟有多让人头痛,就连他有时候都被气得,恨不得拿绳子将他绑起来,狠狠抽一顿。

    顾锦似笑非笑地盯着穆子繁:“他是你亲戚?”

    穆子繁点了点头:“嗯,是我表姑的孩子,最近刚到京城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为白连求情,可他本身出现在这,已经说明了他的立场。

    穆子繁还是希望,顾锦能对表弟白连高抬贵手。

    顾锦扫了一眼,趴在地上装死的熊孩子,嫌弃地问:“他多大了?”

    穆子繁:“刚过成人生日。”

    顾锦闻言,啧啧两声:“这孩子的骨头挺硬,这时候再不好好调-教,以后就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穆子繁是什么人,怎么会听不出她最后一句话的含义。

    没机会,就代表着,白连再这样下去,早晚有一天会被他自己作死。

    穆子繁如何不清楚,他咬了咬牙,说:“回去我一定会好好修理他,把人调-教好了,再带他亲自登门给您赔罪。”

    在他们穆家的家教中,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打孩子的。

    当然,关起门来打,那势必会脱一层皮下来。

    他说带白连回去教训,再亲自登门拜访赔罪,就是让顾锦知道穆家不会嘴上说说,一定会狠狠剥下白连一层皮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用了,只是要这小子道一句歉,可惜他嘴太硬。”

    顾锦不打算将今天的事闹大,她要的只是白公子给堂哥,以及他秘书卫燕的道歉。

    听她这话,穆子繁心底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在来的时候,他已经将事情的经过搞清楚。

    这事,白连有错在先,他必须要道歉。

    穆子繁抬脚,走到白连身边,将人从那个地上拎起来。

    白连这次无法再装死,他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:“表哥。”

    “呵!你还知道我是你表哥?!”

    穆子繁面色阴冷,眉眼间含着戾气。

    这与平日温文尔雅的穆大公子,反差极大。

    白连那张猪头脸,扭向一边,唇角紧紧抿起。

    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神态,看得穆子繁更是心头大火。

    他努力压制着心底的怒气,告诉自己,这是在外面不能动手不能动手……好一阵自我安慰后,他拎着白连走向顾家杰跟卫燕面前。

    “道歉!”

    命令地声音,在白连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大表哥的声音太威严,听得他浑身哆嗦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次事的后果,回到穆家后,他将会迎来什么。

    想到不久将至的顿几近剥皮教训,白连之前打斗的后遗症显现出来,浑身都在疼,就连骨头缝里都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知道错了,他还是抿紧唇不开口。

    已经这样了,他里子面子都没了,不怕再多添一笔。

    穆子繁气得直运气,恨不得将这小子丢在这里,再也不管了。

    可他也知道白连成了这副样子,也是表姑跟表姑父平日里对他的不闻不问,疏忽管教造成的。

    白连的骨子里并不坏,就是将他这个年纪,属于少年身上的缺点扩大了些。

    顾锦冷眼瞧着这对表兄弟的对峙,突然出声:“白公子,你刚才还大言不惭的说你爹是某局的头,怎么没告诉我你还是穆家的亲戚,若是你早告诉我,说不定也就没有后面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嘲讽,且毫无信服力。

    任谁都看得出来,穆子繁对她的恭敬态度。

    顾锦根本不会因为穆家,对白连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可偏偏顾锦这话,算是戳到了白连。

    他扭头怒视顾锦:“我跟他们没关系!”

    白连不傻,怎么看不出来,大表哥对这个女人的低姿态。

    京城四大家族之首穆家的长子嫡孙,对顾锦都要如此,可见她的身份背景有多不俗。

    白连怕她牵连穆家,第一时间开口声明与穆家没干系。

    穆子繁听了,脸上神色稍缓,眼底露出欣慰。

    顾锦却笑了,她笑眯眯恐吓:“我管你们有没有关系,今天你若是不道歉,我就将这笔账记在穆家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白连怒了,双眼微红,如狼崽子般凶悍。

    之前被狼咬,被打他都没有哭,此时此刻,却因顾锦一番话红了双眼。

    顾锦心底有些不忍,终究是个孩子,一点都不经吓。

    可她嘴上丝毫不留情:“你看我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Linda!”

    Linda立即走上前,躬身行礼,语气恭顺:“顾小姐。”

    顾锦问:“最近穆家有什么动向?”

    Linda脸色有瞬的诧异,随即恢复自然,开口说道:“听闻穆家主过些日子要出访M国,双方进行武器交流事宜,矮国人这两年小动作不断频频冒头,穆家主似乎想要购买一批武器,以防不备之需,M国出售的大多武器,都出自我们达尔文家族。”

    大家好,我们公众.号每天都会发现金、点币红包,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。年末最后一次福利,请大家抓住机会。公众号[书友大本营]

    她这话说的平静,可听在周围众人的耳中,却纷纷腿哆嗦起来。

    顾家杰今天是邀请客户商谈公司合作事宜,所带来的人都是商界翘首,在这京城都是有钱有背景的主,对于达尔文家族还是知道一些的。

    听到达尔文家族,他们纷纷感觉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白连跟其一众狐朋狗友,更是世家子弟,虽然不被家族重视养废了。

    但对于达尔文家族,他们也是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这个以武器闻名世界的古老家族,他们只听过传闻中的种种神秘,却还不曾亲眼见过这个家族的成员。

    而今天,他们阴差阳错下,不止见到了,甚至还得罪了他们。

    想想就头皮发麻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其中几个纨绔子弟真怕了,哭着对顾锦求饶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们今天都喝多了,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们小人计较!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,真的错了,我家里要是知道了,会杀了我的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错了,饶了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更有胆小的站都站不住,吓得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听着狐朋狗友的哭泣求饶,白连的脸色也开始发白,脸上的茫然与惧怕清晰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人哭诉着道歉,顾锦感觉太吵,对Linda吩咐:“把他们都带出去。”

    既然道了歉,也没有必要为难他们。

    Linda立即带人将这群半大孩子拉出去,扔出房间外,转身再次回到顾锦身后站立,拥护姿态显而易见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