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子繁扶着表弟白连的瘫软身体,神色复杂地望着顾锦。

    他父亲过些日子,的确是要去一趟M国,为了购买一批武器。

    这件事还没有在内阁讨论,顾锦就先一步知道,可见达尔文家族的恐怖势力有多广。

    他们穆家就是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活跃,任何事都瞒不过。

    这件事让穆子繁有些受打击。

    自从达尔文家势力在京城蔓延,他们穆家就一直处于被动中。

    想必那个以情报而优越的秦家,也是在达尔文家的眼皮子底下活动。

    这样想想,他心底稍稍舒坦一些。

    顾锦不是没看到穆子繁眼底的复杂,她无视对方的打探,盯着他手中脸色惨白的白连看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没?要道歉吗?”

    若是之前白连还如战斗力满满的公鸡,此刻他就如同鸡崽子般蔫头耷脑的。

    听到顾锦的询问,他以行动来做出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白连面朝顾家杰跟卫燕。

    “之前在楼道里的事是我做的不对,我不该对她态度不好,我跟你们道歉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白连道歉,让顾家杰总有种欺负孩子的感觉,有一种小羞耻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鼻尖,不自在道:“你不需要跟我道歉,你对我秘书的道歉,我替她接受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,他跟这孩子打了一架,对方也没有落下便宜,真要说起来,他并没有吃亏。

    白连眼底的泪滑落,他心底有说不出的委屈。

    的确是他贱,招惹了女人,可他长这么大都没吃过这样的亏。

    穆子繁低叹一声,搂着怀中的小表弟,对顾锦轻轻颔首:“白连的过错我们穆家一定重视,今天给顾小姐跟顾先生添麻烦了,多谢两位的宽宏大量,改日我一定会亲自带白连登门致歉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用了,他已经道了歉,这事就此揭过。”

    穆子繁笑了笑,没有顺着梯子下坡。

    有些事,说跟做的意义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白连之错,让他清楚这件事所带来的危机。

    小表弟再不管教,日后怕是真的要惹出大麻烦。

    穆子繁:“我先带人回去了,改天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见。”顾锦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穆子繁察觉到白连身体虚弱,弯身将人抱起来,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他突然回头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,既然你们能查到家父将出访M国,可知道前段时间穆家也联系过达尔文家,想要购买武器的事,却被拒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面露迷茫,这事她还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刚刚问Linda的话,也不过是想要吓唬白连,却没想到Linda会说这么详细。

    不等顾锦摇头,Linda走上前来,凑近她耳边低语了几句

    随着对方出口的话,顾锦脸色变了变,一双秀眉轻轻蹩起,让人清楚看出她心情不太好。

    Linda话说完,后退两步,站回原位。

    顾锦深呼一口气,对穆子繁露出友好笑容:“小安最近有些事要处理,家族的生意交到下面的长老手中,他们似乎认为穆家是小安的助力,在中间做了一些糊涂事。

    穆家跟达尔文家族的生意如往年一样,为表这次长老们所犯的过错,达尔文家族会附赠一批,还没在市场售卖的最新武器。”

    穆子繁俊美容颜露出友好,而真挚的笑容:“如此就多谢顾小姐,看来家父出访M国事宜看来要延期了。”

    顾锦很认同地点点头:“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“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穆子繁带着惹是生非的小表弟,以及顾锦代表达尔文家族的让步与附赠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趟他收获不小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跟达尔文家族的生意斩断,让他一度认为得罪了安明霁跟顾锦。

    今天,有了顾锦的一番话,跟她代表达尔文家族的诚意,让他解决了最近家族的烦恼。

    穆家人离去后,顾锦挥了挥手,让李青峰,Linda等人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顾家杰见她有话要说,也跟合作伙伴歉意的表示,有什么事下次再聊。

    众人非常有眼力劲,知道他们留下来是打扰,纷纷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在离开前,他们对顾家杰的态度明显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他们跟世九娱乐公司合作,也是清楚这家老板背景不俗。

    今天所发生的种种,也的确让人看出他的背景实力。

    只是大家都没有想到,他的背景来头竟然会这么大。

    一时间众人只能更加恭维,日后也会更加巴结着。

    世九娱乐公司有这样的人脉关系,他们之间的合作肯定无比顺利,也有利无弊。

    偌大的房间,只剩下顾锦,顾家杰,卫燕,以及多多。

    三人一狼站在屋内,顾锦先开口。

    她拍了拍多多的头:“满嘴的血,去洗洗嘴巴!”

    多多低嗥一声,眼珠子在屋内转了转,飞快朝屋内的洗手间跑去。

    它的身影消失在洗手间,顾锦收回视线,似笑非笑地盯着眼前的顾家杰跟卫燕。

    “杰哥,你瞒的够紧的,大伯跟大伯母知道吗?”

    这番打趣话,听在卫燕耳中,面色微微发红,双眼却不闪不躲,就这么任由顾锦的视线在她身上打量。

    顾家杰耸了耸肩:“八字刚有一撇,还没来得及跟家长里说。”

    顾锦知道大伯跟大伯母想要抱孙子的急切心,若是告诉他们堂哥有了喜欢的人,肯定会高兴坏了,说不定两口子还会亲自来京城,看看他们的未来儿媳妇。

    “这事早点跟家里说一声,前段时间跟爷爷通话,听说大伯跟大伯母为了你的婚事,愁的晚上都睡不着觉。”

    顾家杰脸上露出些许无奈:“他们是着急抱孙子。”

    在他爸妈看来,他结婚的对象无论是谁,只要让他们抱上孙子就行。

    顾锦:“你也知道他们的心事,还是要多多努力,大伯他们岁数大了,现在所求不就是能看到孙子出世。”

    老一辈的人,都是这样的思想,唯有孩子的后辈,才能让他们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交流好书,关注vx公众号.【书友大本营】。现在关注,可领现金红包!

    卫燕听着这对堂兄妹的对话,耳朵都红了。

    她脸色依然如在工作时一般严谨,只是可惜摘下了眼镜后,她看着没有平日的肃穆,少了几分威严。

    看出卫燕的不好意思,顾锦在多多从洗手间出来后,跟两人道别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